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600.第600章 她不能再退了(1)

小說: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作者:不笑傾城 更新時間:2020-02-17 13:54:2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沈郁琳再怎么,在他的眼里就是他最寶貝的女兒,哪怕沈郁琳在他入獄后都基本沒有來看過他,他都還是覺得沈郁琳是他的寶貝女兒。

  這種人你是一輩子也無法了解他的三觀。

  就好像,他一直認為長勝是他的,而不是顧心怡留給沈一萱的。

  “我死也不會把長勝給她的。”沈厲基站了起來,自己主動的要求離開。

  沈一萱只依稀聽到一些,但是沒有聽全,不過沈厲基的眼神已經很明白的表示他對她的討厭。

  池墨突然覺得挺心疼的。

  他是知道沈厲基對她有多過份的,但是這么親口的當面聽道,他,突然就想砸了這玻璃,然后把沈厲基給爆打一頓。

  一樣是女兒,怎么就差這么遠呢?

  當初他因為要跟席錦銳作對,沈厲基這個樣子反倒是最好的弱點。

  但是現在立場完全變了,他卻覺得沈厲基真踏馬的不是人。

  他假裝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的說道,“嗯,你爸爸脾氣挺倔的,他說讓他想想。”

  ……沈一萱無語的看著他。

  其實他不用說,她猜到了不會是什么好話。

  她沉默的站了起來,走出了探監室。

  直到走出監獄,她才回頭轉身看了一下這座大監獄。

  她想,她應該不會再來了。

  上了車子,她變得異常的沉默,與她的車子迎面開來的是獄警的車子,應該是有新的獄員被送進來了。

  這座監獄里,關著犯了錯的人,以所犯錯的深淺來決定著時間的長短的。

  有的,至今也走不出來。

  池墨看了看她,“還在難過?”

  “……”她無語的白了他一眼,然后看向車窗外,“池墨,我們……”

  “沒有關系,反正長勝是你的了。”他忽地拉起了她的手,打斷了她的話,“我送你的新婚禮物。你要去過目一下婚禮的布置嗎?今天回去,我讓管家……”

  “池墨。”沈一萱打斷他的話。

  他應該知道她要說什么。

  席錦銳知道了真相,催眠也解除了,所有讓她有所顧忌的理由都變得微不足道了,不,是完全沒有了顧忌的理由。

  她和他的一起,本就是建立在他以席錦銳來談判的。

  池墨深看著她,“你想說什么?”他不想聽到什么取消婚禮的字眼,也不想聽到退婚的語言。

  她是他池墨的未婚妻,全世界人都知道!

  她咬了咬嘴唇,看著他,“我們……”

  “你敢說一個字試試。”他冷冷地看著她,似乎只要她真的說出那樣的字眼,后果就會十分的嚴重。

  沈一萱打算換一個方式,“池桐的事錦銳他說他很抱歉,為池桐報仇是他必須要做的。”也就是說,事情已經不是席家,不是池墨說了算了。

  恢復了那段記憶的席錦銳,根本不會有第二個選擇。

  不會因為愛的牽絆,不會因為沈一萱,不會因為小糖果,不會因為家人而改變主意。

  因為這是他欠池桐的。

  而愛他的沈一萱,也終于明白,哪怕再害怕他為此有什么危險,也不能去阻止他。

  不然,他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里,每逢做夢都會驚醒。

  像個男人一樣的死去,也不要像個膽小鬼的活著。

  池墨看著她,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來,就只是這樣的看著。

  “池墨,我最害怕的,席家最害怕的,你以此恐嚇我的……最終都要發生了。”

  這就好像你對一個人說,你再這樣,你會死。因為畏懼死亡,人會懦弱的一退再退。

  可是如果他淡淡地說,如果我就是求死呢?

  那這樣的威脅便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她覺得她現在就是這個樣子。

  一退再退,一步再一步,可是最終席錦銳還是要去給池桐報仇的。

  她扯了扯嘴角,“他說,欠你的命,你要,便給你。但是我,不行。”

  池墨呵呵了兩聲,低下了頭,兩肩聳著,仿佛聽到了一個最大的笑話,怎么也制止不住自己的笑意一般。

  他笑。

  可是她不覺得她說了多么好笑的事情。

  她就這樣看著他。

  他突然的抬起眼,眼睛帶著受傷,“難道,你眼里除了他,就再也看不進別的人了嗎?沈!一萱!”

  “看不到我為你做的?”池墨忽地將她重重的拉入懷中,壓著她,讓她無法動彈,他在她的耳邊說著,很壓抑的說道,“我愛你,你感覺不到嗎?”

  “……”沈一萱怔在那里。

  “是不是很可笑,竟是我先愛上了你。”他也曾自信的以為,這世上沒有他池墨降不服的女人,他那么優秀,家世背景無一可被挑剔,情商智商通通高,一表人才……

  就算她暫時不愛他,未來也一定會折服在他的魅力之下,因為愛情這東西,不就是處著處著就出來了么?

  當你習慣了一個人,你慢慢的就離不開他,愛上不也是水到渠成么?

  可是為什么她不是?

  她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你愛的不是我,你只是覺得我們有些地方相像罷了。”沈一萱反應過來,很平靜的反駁。

  因為他剩一個人了,他需要一個精神的寄托,而剛巧,在這段重要的時間,她是出現在他生命中最頻繁的那一個人。

  是因為這樣才……

  “我比你更清楚,是不是愛。”他松開了她,再一次重申,“我們的婚禮請諫早就派發出去了,婚禮也在緊張的籌備中。你是要我被所有人看笑話嗎?不,不僅是我,還有席家,蘇家。”

  “……”沈一萱皺起眉頭看著他。

  池墨卻很殘忍的說道,“萱萱,因為你一個沖動的決定,三個大家族將會成為笑話,席家會完全的得罪蘇家,埋下禍根。”

  沈一萱只覺得蠻好笑的,“池墨,我沒有這么大的本事,不要把大帽子往我的身上扣。”

  蘇家也好,席家也好,池家也罷,與他們比起來,她才是最弱小的那一個,弱小到連反抗之力都沒有,只有能一退再退。

  可是結果呢?結果并沒有因為她的一退再退變得更好。

  所以……

  不能再退了吧,再退就是萬丈懸崖了。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