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1247章竊道者【四】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21 11:01:46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見到天土獸唯唯諾諾的樣子,身體既然出現了發顫,魏央嘴角輕輕的一翹,似乎對于天土獸感到了不屑。而正是因為這般的不屑,倒是令天土獸心中一緩。

  ‘轟’

  “老子就是作死,老子就是狂妄了,怎么地?你有意見?”

  隨著魏央再次向天土獸動手,蒼龍與蒼鳳也幻化兩道流光,繼續追擊瘋狂逃竄的天土獸。不等天土獸再次開口,那祖巫伸出手掌,如同當日烏一般,化為一道巨大的手掌,瞬間籠罩在天土獸的四周。

  于此同時,祖妖也伸手一揮,數百道身影,頓時圍在天土獸的周圍,其攻擊的速度,令天土獸應接不暇,雖然這些分身攻擊力不足,但是奈何人家數量眾多,天土獸有心求饒,卻也沒有任何的機會,魏央顯然也不想給他這般機會。

  ‘噗’

  數百道分身先后破碎,可是接連的攻擊力,令天土獸也感到一陣陣頭昏目眩,不得不說妖術才是最為詭異的攻擊,即便不死族與冥族的詭異,也與之無法相比。

  而就在天土獸感到昏眩之際,蒼龍張開巨大無比的獸嘴,狠狠噴出了一道雷電,轟然落在了天土獸的身軀之上。

  以防守著稱的天土獸,卻被這一道雷電劃破了軀體,一陣疼痛之感,頓時令他為之清醒,可是那雷電帶來的麻痹感,卻令他無法調動他的身軀,眼睜睜的看著擦蒼鳳口中那一縷火星,飄飄蕩蕩的落在了他的傷口之處。

  ‘轟’

  一陣熊熊大火,在他的身軀之內燃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軀燃燒起來,可他卻無能為力,那種驚恐害怕之情,也只有他自己能夠體會了。

  當一陣陣麻痹之感,緩緩消散他的身軀,只剩下了靈魂的天土獸,看著魏央等人,心中,不,靈魂的深處都充滿了悲戚。

  “你,魏央不得好死。”

  回過神來的天土獸,狠狠的看著魏央,若是眼神能夠化為刀劍,想必魏央已經是千瘡百孔。

  不過就在天土獸欲要離去之時,卻豁然發現,他的靈魂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囚禁,不,是禁錮,是tmd祖巫的禁錮巫法啊。

  此時天土獸眼中盡是悲哀之色,更是轉變為乞求之色,心中更是想抽自己幾個嘴巴,悲戚的開口道:我怎么就忘了祖巫的巫法了?

  ‘轟’

  四周空間凝聚一只手掌,蒼龍、蒼鳳以及祖妖,已經化為流光,離開了這方空間,那剛剛咒罵魏央的天土獸,還未等開口求饒,便被這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一捏,天土獸最后的靈魂,就這樣泯滅了。

  做為洪荒兩個時期,掌控大道的神魔,能讓他們聯手殺敵,還真是頭一次,天土獸的威名,定會傳蕩三界之中,當然不一定是威名,不過無論是什么名聲,天土獸絕對會成為茶余飯后的笑談,那個口口聲聲稱呼魏央狂妄、作死的事跡,一定會讓他淪為笑柄。

  “還有誰要攔我么?”

  魏央掃了一眼四周,眼中自無數的妖獸之身、異類之身,滅族之身,環繞了一圈之后,再一次落在孫悟空等人的身軀上。

  “師……”

  “哼,若是沒有人攔我,今日我當毀滅祭壇,三界永存于世間。”

  魏央平靜的轉身,根本沒有離開欲要開口的孫悟空,如此之舉,令孫悟空等人暗自搖首,內心也充滿了悲哀,當然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又能怪得了誰?真的無法怪魏央不認他們,就算是他們自己,換位思考之下,也不會與他們相認。

  ‘轟’

  “夠了。”

  就在魏央回身一拳揮出之時,這一擊再一次被人所阻。

  看著一身黑袍的魔出現在祭壇之前,所有生靈都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這位上古神魔,為何要攔阻魏央。

  “給我個理由。”

  見到魔并未直接出手,與他為敵,魏央眼中倒是流露出平靜之色,不過正是這般的平靜,也讓魔察覺不對,心中仔細思考之下,便明白了魏央并非是真的要破壞祭壇,而是引出他而已。

  不過明白了對方之舉,魔因此得以暴露,心中也并未生出什么異樣?依舊是冷靜的看著對方。

  “因為萬界有魔,即使這太元秘境,也有我的分身,就算太元能夠回歸,我不能取而代之,我也能存活。可是我并更希望看到三界相容,看一看太元究竟能夠回歸,看一看外域的風景。”

  “你可以舍棄你的本源世界,重走屬于你的道路,畢竟你與他們不同,他們是沒得選,你是有太多的選擇,為何要苦苦死守這一條路,非要與太元掙個你死我活?”

  兩者的話語,令旁人感到分外的疑惑,只有他們之間,才明白對方所言為何?

  不錯,魔與媧等人不同,他走的萬道之路,所有世界都有他的分身,而且這分身不分主尊與分身之別,分身即主尊,主尊即分身,只要魔想要重新走其他的道路,直接泯滅其他的分身,或是分身合而為一,那就可以走萬道之路,甚至他的前途,與太元也有可比之處。

  魏央十分的疑惑,疑惑為何魔要取代太元,這并不合乎人之常理,也不合乎對方的利益,這就好比,原本有一條捷徑可走,可以越過太元宇宙,直接到達外域,可對方非要走其他的路,嘗試生死之戰,然后還是走到最后的終點,這不是無用之功么?

  “不好走?呵呵,人生何不是風景,那條被人安排好的路,真的就是善路么?魏央,你的路便是被他人所定,可是你走了么?而你走了一條,別人不敢想象的路,可是你覺得辛苦么?”

  隨著魔平靜的話語說完,魏央倒是明白了對方何意?不甘,不愿。不甘走旁人安排好的路,即使明知道前方一片坦途,可是這其中沒有波瀾,平淡的向前行走,他們真的感到不甘。

  不愿,如同棋局一般,他們所走的路,所行的目的,都已經被人設定好了,他們真的愿意接受如此結果,就這樣一步步向前?不愿,他們不愿成為旁人手中的棋子,不愿成為別人眼中的螻蟻。

  這一點魏央與魔一樣,都是選擇自己走出一條路,而不是按照旁人所定,走了那條已經設定好的道路。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