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1125章刺殺風凌天【二】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20 09:02:20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嗯,賢弟辦事,我亦是信得過。”

  魏央沉思一下,這才微微點點頭,眉頭卻輕輕的一皺,示意對方明言。

  聽聞魏央語氣之中,帶著些許的遲疑之音,血衣微微點頭,亦是能夠理解對方。此事關乎對方的性命,若是不謹慎,那便是莽夫,血衣還真信不過對方。如此謹慎,才令他的計劃,有更大的成功之機。

  “三日后,無論稷蘇成敗與否,屆時各方勢力,必定沖進唐城,混亂之象顯現之時,當是斬殺風凌天之際。不過斬殺此人,不能是我血靈城的人,需要央兄喬裝,另外不要使用血靈訣,他需要死在兵器之下。”

  說著,血衣伸手探入長袖之中,自長袖之中緩緩抽出一柄短劍,此劍只有半個胳膊長短,卻是寒光四濺,點點寒芒如同星輝,閃爍在劍身之上。

  長劍透露出冰冷的氣息,似乎欲要把人冰封于此,便是一眼望去,也感受到一股寒氣入體,令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至于如何喬裝遮掩,在血靈訣之中,已經明確記載匿息術的法門,自然不用血衣多說,魏央自可知曉如何所為。

  “好厲害的寒氣。”

  “當然厲害,出自冰寒城的寒星劍,怎會徒有虛名?”

  就在魏央話音剛落之際,血衣已經解開長袖,取出藏在其中的獸皮劍鞘,收起了寒星劍,放在了魏央手中。

  “三日后,唐城相見之時,當是歸還重器之刻。”

  “哎?不需,若是你喜歡,倒是可以留下來,不過,我勸央兄莫要如此,日后恐徒增麻煩,重器雖好,命卻比它重要。”

  見到魏央的確十分喜歡這柄寒星劍,血衣亦是微微搖首,他心中何不曾有這般的心思,可是為了大計而成,這寒星劍不要也罷,更是提醒魏央,莫要因小失大。

  “喏,那這劍便棄了吧。”

  “正該如此。”

  血衣見到魏央收起那抹貪念,心中更是為之點頭,暗道一句:這唐央,倒是個可用之人。

  兩日之中,血衣只派遣一位老者,來到魏央麾下任命,至于百名護衛,血衣不說,魏央也知道其中的因由。若是魏央死了,此事自然作廢,若是活著,那便做成了此事,自可可得到那百名護衛。

  老者看似十分的蒼老,身體也似乎受到了,無法復原的重創,從而傷及了他的武道基礎。不過老者的確是個聰明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些事情不用魏央去說,便把他所知的一切,盡數告知魏央所獲。

  如此一來,也避免魏央暴露的麻煩,更不曾插嘴其中,也未曾流露出不快之色,更是令老者大為興奮。

  老者似乎因為許久不曾開口,著話匣子一經打開,竟然沒有任何合攏的動向,盡可能抓緊一切時間,快速吐出口中之言,深恐魏央阻攔他的話語。

  足足兩天兩夜,除去吃飯睡覺的時間,魏央身邊總會跟著此人,滔滔不絕的話語,如同綿綿不絕的江水一般,統統沖入魏央的耳畔,令魏央也是感到一陣頭大。不過正是因為魏央的忍耐,也得到這位靈伯的親近,也讓魏央從他的口中,知曉了許多元宙武界的秘聞。

  例如血衣愛吃龍虎獸,據說那玩意能夠壯陽,外人猜測血衣那東西出了問題。

  再比如響徹武界的霸王花天綾子,竟然有狐臭,故此常常以百花香遮掩,那難聞的氣味。

  這種小秘密,自靈伯經過侃侃而談,從其中的字里行間之中,魏央也得知了其他的信息。

  十七城哪一位城主最強,其下哪一位少主最有天賦,哪一位其下的紫晶貴族,在暗中偷偷的培養勢力,欲有取而代之,心懷弒主之念。

  這家伙,就是個萬事通,只要不涉及什么重要的密辛,這家伙也不知道從何得知?若非此人所說真的不假,魏央都懷疑對方是不是血衣派來,故意蒙蔽他的線人。

  “靈老,這些秘聞,你到底是從何處得知?”

  終究忍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魏央還是問出了口。

  “哪個,多聽,多聽,都是聽來的。”

  靈老可不會自爆丑聞,把他和不少貴族婦人,暗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暴露在這位主子所知。

  屆時估計就算這位主子不介意,也會對他感觀大變,只怕內心會厭惡于他,這可不是什么光彩之事,遭人厭惡乃是常理之中,靈老心中清楚著呢。

  “嗯,靈老有些事情不用明言,我也不管你從何得知如此秘聞,也不管你用什么樣的手段?只希望這些話出自你口,乃是千真萬確,若不然屆時真的如你所言,我死,你也活不了。”

  “主子,你放心,若是我之所言,有半點不對,腦袋在這,你直接砍了就是。只希望我所言之語,莫要讓他人知曉,嘿嘿,若是被人知曉了,我這老命可不保嘍。”

  不錯,靈老這些話語,不說傳到其他當事人之耳,便是被血衣知曉,只怕也是吃不了兜著走,不要了他的老命才怪。誰愿意看到自己秘密,被旁人知曉不說,還被旁人到處傳揚?

  “嗯,你口中所言這些秘聞,還真是對我大用,眼下我也沒什么賞賜于你,算是一功,若是我能更進一步,便賜你白銀勛章,許你貴族之身。”

  “呃?主子的美意,老朽心領了。可惜,可惜我的身份,并非輕易便可恢復,此事算了,算了。若是主子日后。能夠謀獲恢復武道根基的靈物,有心的話,便賜給老朽,老朽定會感恩戴德。”

  恢復貴族之身?想都不要想了,只要魏央問詢一下血衣,便知道他的事情,非魏央能夠改變之果。除非魏央能夠獲取紫晶勛章,成為一方副城主,或是成就武尊之位,可是真的有可能么?

  有,靈老相信他的眼光沒錯,若不然也不會輕易開口,便把他所知的秘聞,盡數告知了對方,靈老的確看重了魏央的前途,可惜能否恢等到復地位的那天,以他的壽元,只怕沒那個機會嘍,除非如同他剛才所言那般,真的能獲得恢復根基的靈物。

  “恢復?看來靈老倒是個有故事的人啊?既然靈老不愿意說,那我也會強求所知,不過靈老放心,要是真的謀獲能夠恢復你根基的寶貝,但凡開口就是,唐央絕對沒有半個不字,也莫說什么賞賜,不賞賜的話了,顯得矯情了。”

  魏央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真誠之意,顯然并非是欺騙之言,令靈老亦是微微點頭,直接承了這份情誼,對于魏央更是大為改觀,心中更是暗暗的道:也許跟著這位自底端,一步步向上攀登的主子,也沒什么壞處,老了,壽元將盡,也該搏一搏了。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