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953章冰刃城之亂【三】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8 14:49:14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冰刃城之外,魏央眉頭已經皺到一起,以通天的智慧,以這座冰刃城的重要性,定會安排一位親信,掌控此城之權,一方面監控金堂、水堂之地,一方面也會接應他的回歸。

  而眼下對方遲遲未曾開門,顯然對方不是親信,除非圣堂出了什么變故,若不然通天絕對不會如此。

  看著城門打開,一位身著城主服的男子,匆匆自城中快步而來,未等人到,便以先行躬身跪地,口中高呼而言:“冰刃城城主伏光,見過圣主魏央,遲遲來迎,還請圣主莫要怪罪。”

  “嗯,起來吧,我等一起進城。”

  魏央不識此人,心中微微一動,臉上不耐之情,也并未被他收回,直接開口道了一句,便要率領眾人進城。

  “慢,圣主,你可以帶著親衛進城,可是這金堂弟子不可。”

  “為何?”

  “嗯?為了冰刃城之安,我已經通知的大法師通天,等大法師準許之后,他們自然可以進入城中。”

  伏光一愣,沒想到對方會如此開口,對方不應該是微微點頭,贊揚自己的警覺,然后欣然答應進入城中么?這似乎有些不對啊?

  “他們盡是我的親衛,有何不可?讓開吧,師尊那便自由我去解釋,不會怪你疏忽之責。”

  “這,圣主,圣主拿什么證明他們,就是你的親衛,而不是對我?”

  說到這里,伏光突然驚醒過來,我去那位大法師,原來就是圣主的師尊,這還怎么挑撥兩人關系?

  瑪德,中了白衣的陰謀了,想到對方便是圣主,能對冰刃城有什么威脅?整個圣堂領域都是此人,若不是與之相互為敵,又有什么威脅可言?自己這不明擺著就是為難圣主,欲要與之為敵么?擦,你個白衣,真是欲要陷害與我啊?該死。

  “圣主,伏光背叛,斬殺大法師親任的城主費寒,請圣主小心啊?”

  就在伏光不知所措之時,白衣的一聲悲戚的吶喊聲,傳蕩在冰刃城城下,頓時令伏光臉上變色,手中的短劍而出,便要先行擒拿魏央,也好有一線生機可言。

  ‘轟’

  緊緊跟隨魏央身邊的圣老,怎能如他所愿,一拳下去之后,伏光的腦袋已經徹底消失,整個身軀緩緩消散在空間。

  而就在此時,魏央再次開口而道:“殺了他。”

  殺了誰?那白衣匆匆向前,心中還在猜測魏央說的是誰,便迎來圣老缽大的拳頭。一聲轟鳴之后,白衣帶著死不瞑目之色,消失在這方空間,只怕他與費寒一樣,也是心中充滿了疑惑而去。

  “神天兵。”

  “在。”

  “與我進入城中,但凡反抗者殺,云符。”

  “在。”

  “占據冰刃城兩門,不管何人逃出城外,派人追之殺之。”

  “喏。”

  云符眉頭輕輕一皺,可是轉眼之間,便流露出一道精芒,心中知道魏央此言,并不是讓他充當先鋒,而是再告訴他,魏央對他十分的信任,若不然也不會把守城之安,交付與他的手中個掌控。至于引起圣堂的眾怒,有魏央一人便可,他也不會招惹旁人的注意。

  看著一臉怒火的魏央,圣老似乎也覺得魏央這是有些過了,即便這伏光欲要謀害魏央,也不見得這位圣主,會如此的動怒,只怕還是有其他的緣故。

  “圣老,費寒,乃是夫君的親傳弟子。”

  “什么?我擦?這伏光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對,這家伙就是奔著圣子而來,可恨,可恨啊?早知道我便不讓他,死的這般的痛快。”

  圣老聞聽夢瑤琴此言,心中亦是大怒,而想到城中的圣堂弟子,只怕也是參與其中,看來這些人的性命,皆是難保啊?哎,可惜這都是他們咎由自取,竟然妄想謀害圣主,哼,竟然敢挑戰圣主的威嚴,那便要承受如此的后果。

  隨著神天衛追隨魏央而入,云符也率領其下,直接從主街沖向了城門之處,所過之處圣堂弟子盡是被斬。

  原本云符還以為魏央只是一時氣憤,可是看到魏央操刀而向,無論是阻擊對方,還是舉手投降之眾,皆被這位圣主一刀兩斷,也知道這位圣主動了真怒,那還有一點的顧忌之情?

  此時,伏義被白衣所殺,只有五十的付龍衛也化為鳥雀,誰還管什么冰封千里的大陣?即便開啟了,還能與這三十萬有余的大軍為敵?不傻,趕緊找個地方避難去吧。

  而那些原本對費寒充滿敵意的圣堂弟子,此時此刻,哪里還有對圣主的怨念,哪里還與對通天等人的不滿,性命都tmd沒了,還管圣堂的死活?在生命面前,所有的欲念,所有的異念,都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短短不到半個時辰之后,冰刃城徹底被云符掌控,其逃往圣堂領域不足千人的弟子,也被云符率眾所斬,看著一顆顆人頭,被云符拋在城外,不知真相的圣堂弟子,甚至認為這是金堂的入侵,更是把這等消息傳到了圣殿城,告知了通天等人。

  “金堂入侵冰刃城?”

  當得知這等消息的通天,亦是眉頭緊皺,不知道金堂這是何為?以他掌握的情報來看,金符道并不是無知之輩,怎會做出這等不韙之事?難道金符道再效仿雷伊不成?

  “的確,依照我們圣堂弟子的所傳,的確冰刃城駐守的弟子,被金堂弟子追殺,而且無一人幸免,大法師,讓我親自率眾去吧,瑪德,如他們斬殺我圣堂弟子一般,我定會把那群金堂的兔崽子,一個個腦袋擰下來,。”

  憚煩眼中流露出一道道憤怒的火焰,顯然已經處于臨界點的邊緣,要不是他被通天折服,只怕此時已經率眾而去了,根本不會等待通天答不答應。

  “那金堂弟子是否占據其他城池?”

  “不曾,應該數額不多,乃是先鋒之軍。”

  憚煩依舊皺眉,看著沉思的通天,不知道對方還在考慮什么?難道等到對方大軍,到達了圣殿城之下,才會做出與之為敵的決策?那不是什么都晚了?

  “此事不好說,我總覺得金堂遲遲未到,應該是發生了什么變故?不過這冰刃城也不可放棄,憚煩。”

  “在,大法師。”

  憚煩心中一喜,急忙拱手領命,知道通天派他領軍,心中亦是十分的高興。在新的圣殿城中,可把他憋苦了,每日面對火流與土龍丑惡的嘴臉,若不是因為實力不濟,只怕憚煩一個巴掌扇過去,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們。

  “率圣字衛十萬,出兵冰刃城。藍壺。”

  “呃?”

  “在。”

  不等疑惑的憚煩開口,藍壺在一旁急忙領命。

  “你帥十萬玄字衛居后,隨時策應圣字衛。”

  “是,大法師。”

  “你們放心,我會另著他人接應你們,此時圣殿城四周,只剩下不到二十萬大軍,不可輕易調動,若不然那兩位圣主,還不知道起什么幺蛾子呢?”

  這已經是眼下圣殿城,能夠抽調最大的兵力了,雖然傳言金堂有三十萬大軍,但是三人也無法盡信,當然就算對方有三十萬之數,憑借兩人所率,即便不能與之為敵,也會從容自保,等待通天派人的支援。

  兩人也明白眼下的困境,紛紛領命而去,至于通天所言的另有其人,二人倒是沒有多想,就算沒有的話,以他們二十萬之數,也不難有取勝之機。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