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893章絕地反殺【五】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7 21:38:26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九種道規之力,涌入天老的神格之中,令天老眼中盡是驚悚,這并非是恐懼到了頂點,而是驚嚇到了極點。

  九種道規之力?我去,這是什么情況啊?眼下天老根本不理會,什么虛落的魂鎖,腦海之中,盡是當年圣殘失蹤之前,與四老最后的一次所見的場面。

  “圣主,你何時歸來?”

  “不日。”

  看著微笑的圣殘,眾人不知道不日是哪一天?這個不日的含義又是如何?

  “圣主走后,若是我圣堂四分五裂,我等該如何自處?”

  這是地老所言,在地老的眼中,八位法師絕非善人,即便是圣殘在位之時,他們已經隱隱暗斗,也許正是因為如此,才會令圣殘心灰意冷,打算獨自一人離去,尋找他生命中的意義。

  “獨善其身。”

  “可是圣主如何而定?”

  聽到圣殘平靜的話語,似乎圣堂的興盛與滅亡,根本與他毫無關系可言,這不是心灰意冷的放棄,而是那種站在高處,俯首地表上螞蟻的無視感。

  “新的圣主將是光明與黑暗并存,能夠掌控圣堂與魔堂之主,便是新的圣主。”

  光明與黑暗并存?掌控圣堂與魔堂之主?世世代代對立的兩堂,怎會能夠融合一起,這般的任務似乎太高了,對于八位法師太難了,不,也許憚煩有一絲機會,難道說圣主便是憚煩?

  眾人知道憚煩原本就是魔徒,因父母被魔堂所殺,更是被魔堂下令追殺,這才來到了圣堂領域,被圣殘收為了徒弟,難道說圣殘看重的是憚煩?

  “新的圣主莫非是憚煩么?”

  玄老對此并不相信,憚煩天賦不錯,可是為人有時候少了一些狠決,雖出自與魔堂,卻心懷仁慈。不在殺伐之時,能所下定狠決之心,這樣的人可以為盛世之王,卻非亂世梟雄之選。

  “陰陽相伴,五行共生,風雷并存,也許九域可定。誰知?誰曉?”

  這般的話語伴隨圣殘的離去,緩緩落入四老的耳畔,認為這是圣殘對于圣堂的失望,對于九域的心冷,對于他的所作所為感到了,無比的失望而已。

  而眼下天老終究知道了,圣殘最后的話語,才是指定下一任圣主,不,是統領九域之主,能夠一統九域的圣王。

  意念不敢有半分的分神,魏央集中全部的意念,籠罩在天老神格之中,那九根鎖鏈中心的泛著金光的巨鎖,這就是虛落所施展的魂鎖。

  只要這魂鎖一動,九根連接神格之上的鐵索,便會狠狠拉扯神格的外表,皆是如同玻璃一般破碎,從而使得天老徹底泯滅這方空間。

  而這枚看似十分普通的魂鎖,周圍彌漫這濃郁的金光,根本不被道規之力觸碰,只要魏央施展一縷道規之力,輕輕的觸碰那一抹金光,或是被這金光阻礙在外,或是被這金光吸收,這令魏央也是極為頭痛。

  通天所言的方法,只是理論上的解決辦法,可是實際操縱,魏央卻知道這其中的艱辛,并非是師尊的三言兩語便可。

  想要解除這魂鎖,還不能對金光有絲毫的破壞,這般的力量精準的操控,令魏央的意念損耗極為嚴重,根本不敢有半點的分神。

  九種道規之力,在他的操控下,已經凝聚一團七彩流光,不斷的接觸魂鎖周圍的金光。兩種不同顏色的光芒,從最初的敵視,到不斷的觸碰,最終到了現在,如同兩個頑皮的孩童,相互之間的打鬧,見此魏央才敢放下心神。

  不再敵視,即便魏央選擇操控九種道規之力,退出天老的神格空間,也不會遭到金光的反噬,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達到了通天所言的第一步。

  魏央見到兩團光芒,已經流露出親近之色,緩緩的操控九種道規之力,慢慢的撤出了天老的神格空間。不是他不敢施以第二步之法,而是他心神的耗費,已經不足支持他接下來的所為。

  當魏央睜開雙眼,那藍壺帶著希冀之情,已經是忍不住開口道:“成了?”

  天老流露出遲疑之色,還是微微的搖頭,疑惑的看向魏央,難道說對方依舊不相信于他?

  “圣主,你放心,我老天絕對會忠于圣主,助圣主一統九堂領域,成為九域圣王。”

  呃?看著一群傻眼的眾人,魏央也是微微搖首,知道天老是誤會他了。

  “魏央,不成?”

  眾人之中,也只有通天看出魏央的苦澀,心中不禁一緊,難道說他的方法推演失算,哪里究竟出現了問題?

  “不是,我耗費心神太大,需要恢復一下,眼下第一步已經成功了。”

  “第一步成了?怎么會如此艱難?”

  聞聽魏央已經完成了第一步,那就是說他的辦法可行,通天卻流露出詫異之色,心中反而十分的疑惑。

  “那魂鎖周圍,盡是虛落暗設的道規之力,便是為了防備旁人,強行解除他的魂鎖。難的不是解鎖,而是如何在不驚動這金光之下,才能輕易的解除魂鎖。若不然那金光消失,亦或是出現一絲的暴動,魂鎖便會自爆,導致九根鎖鏈拉扯神格,結果可想而知。”

  虛落所施展的魂印,處于天老的神格之中,天老自然知道那魂鎖的詭異,也知曉魏央并非欺言,而且并非是為了讓他臣服,臉上升起一絲尷尬。

  魏央不在理會眾人,直接盤膝坐地,快速的恢復他的心神,心神的損耗,并非是丹藥可以彌補,只能靠著他陷入冥思,說白了就是得到充分的休息,才能快速恢復心神之力。

  此時,八部已經憚煩所斬,玄老可以為天老說清,但是八部絕不能輕饒,憚煩雖然心中有所仁慈,但是他的底線便是不能背叛。

  若是當日憚煩說完,兩人能夠直言相告,憚煩絕對不會怨恨對方,反而會任憑兩人自由選擇,自此為陌路之人,或是生死之敵便是。

  而地老也站在車女初的身邊,一家三口算是的一團聚,不僅抱頭痛哭,更是言之還報魏央的恩情之后,他們一家三口便去尋找母親,到時候找個山明水秀之地隱居。

  三人哭過之后,車女初卻眼中一亮,縱步來到通天的面前,令通天把放在魏央身上的目光,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你不打算與我說些什么?”

  見到通天有些躲閃的目光,車女初,不,薩提倒是有些莞爾,沒想到這大男人,竟然比他還要膽小,心中倒是有了開口的勇氣。

  “對不起,形勢逼人,你我原本為敵,我并沒有傷你之意,只能與藍壺所言,讓他先行封印與你,事后放歸你的自由便是。”

  “我說的不是這事,也不需你與我說對不起,先前陣營不同,敵友不分,我不怨你。你知道我對你的情誼,難道你真的未曾動心于我?”

  這話說完之后,車女初也是一臉的燥熱,可惜她知道眼下不說,已經沒有機會再說了,一旦魏央到了光暗城之后,便是她與通天離別之刻,日后是否能夠再見,誰也不曾知曉。即使從對方口中所言,并非是她的心中所愿,可是她依舊想要個明白。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