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718章命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5 19:32:25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金蟬子,你……”

  就在接引道人回首之際,金蟬子眼中一寒,冷冷等著準提手中的一枚七彩寶樹,全身涌動的殺氣,令三位圣人大為恐懼。便是血海之中的冥河老祖,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暗道一句:好強的殺氣啊?看來這金蟬子絕非表面那般的簡單。

  “告訴我,你們把樹如何了?”

  當金蟬子眼中泛著冰冷的目光,看向眼前的接引道人之時,令接引道人心中亦是一冷,急忙欲要開口相勸,卻不知道如何說起。

  “金蟬子,你放心,只要……”

  短暫的時間匆然而過,接引道人亦是打算把事實,告知對方知曉,不過他心中還有底蘊,那便是他暗中已經保護了樹,并非是金蟬子表面看到這般。

  “哼,與你同樣都是孽畜,樹已經被我煉化為法寶了。”

  未等接引道人說完此話,一旁的準提道人便已經開口,當這句話說完之后,接引道人頓時大感不好,即便是元始天尊也是眼中一緊,看向全身氣勢滾滾散發的金蟬子。

  ‘轟’

  在這一刻之間,金蟬子與接引道人眼中,皆是怒火大盛,接引道人眼中流露出,厭惡的憤怒之氣,而金蟬子眼中則是赤裸裸的殺氣。

  元始天尊微微皺眉,掃了一眼身邊的準提道人,心中也是大為不屑,這家伙真是可以了。難怪此次他上躥下跳,想來便是因為樹的本體,乃被煉化成了法寶之故,這才準備借助道祖之令,用以斬殺眼前的蠶神。

  “金蟬子,你聽我說,樹雖喪失其體,但魂魄不……”

  “莫要說了,接引,今日我必斬準提,誰若是攔我,我便讓誰血濺五步。”

  ‘轟’

  漫天的金光交匯,只見金蟬子身后的七彩光環,緩緩融入他的身軀之后,一瞬間,金蟬子豁然化為上古洪荒兇獸金蠶,當那巨大的蠶蟲出現在眾人面前,在血海之中翻騰而起,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恐懼之色。

  “接引,此事等回去之后,再與準提分個清楚。眼下莫要追究此事,恐吾等無法善身而歸。”

  元始天尊直接招出三寶玉如意,直接施展圣力,催動這法寶的威力,直奔化身本體的金蟬子襲去。

  而準提道人見到元始天尊出手,也是操控加持神杵相助,手中那七寶妙樹也化為流光,狠狠的向金蟬子刷去。

  “也好。”

  看著眼中流露兇殘,全身涌動著狂暴能量的金蠶,接引道人心中也是萬分悲戚,可是無奈對方不聽解釋,也不得不先行擒拿對方,也好喚醒對方的靈智,莫要他此番作亂,從而做出禍亂蒼生之舉。

  “瑪德,三個圣人聯手,真是不要了圣人的臉皮,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就在三寶玉如意、加持神杵、七寶妙樹、蕩魔杵四件法寶,接連落在金蠶的身軀之上,也令金蠶猛然吐出一口金血,散發金光的身軀,也出現了一絲絲裂痕,當那一口金色的鮮血,落入血海之后,最終融入這片血海之中,悄然之間,已經快速消散。

  如此一幕落入冥河老祖眼中,令他心中亦是十分氣憤,明知道金蟬子沒有善全之道,可是想到兩者都屬太元一脈,即便是此時不出手幫扶,日后也與漫天的圣人為敵,而趁眼下的時機,若是能夠斬殺三位圣人之一,那可就是太過圓滿了。

  想到此時,冥河老祖一催血海,翻天巨浪包裹在金蟬子之身,令三位圣人急忙收回的法寶,不敢在強行攻擊金蠶,深恐沾染這污穢之血,屆時不能操控法寶,會令本源之力受損。

  “混賬,冥河你可知道你今日所為,會遭到怎樣的后果?”

  元始天尊站在云端,看著自血海之中涌出的冥河老祖,眼中流出一絲憤怒,死死的盯著冥河,暗道今日只怕難以擒拿這金蟬子了。

  “少說些屁話,什么結果?我冥河自然清楚。哼,就算不助蠶神一臂之力,你們便能放過我么?我不在大道之中,乃太元麾下滅亡之道,這天地本該化為混沌,乃是鴻鈞、魔羅不尊天命,竟然取代盤古演化世界,你們皆是尋死而已。”

  冥河說完這話,已經操縱血海泛起滔天巨浪,直奔半空之中的圣人而去,顯然希望借助血海之威,來對方三人的圣力。

  而一旁的金蟬子,眼中閃爍著兇狠的目光,借助這血海巨浪,直奔那接引道人而去,在他眼中已經只有接引道人,接引道人不死便是不休。

  樹的離去,已經令他徹底喪失理智,徹底化為只有本能的兇獸,而在他的潛意識之中,活著只是為了斬殺接引道人。

  圣光亂作一團,一方面抵抗這血海之威,另一方面也要防備金蟬子的偷襲,好在金蟬子拼命直奔準提道人攻擊。令元始天尊與接引道人能夠力抗血海的侵蝕,與躲在血海之中的冥河老祖一戰。

  雙方之戰,驚動整個三界,九州大陸之上,雷霆閃爍,地界之中,地動山搖,天界之上,虛空碎裂。

  這一場戰斗,乃是大道衍生之后,第一次如此驚天的對決,令本就未曾完善的大道,出現了一絲破裂的痕跡。

  站在天外天之中的鴻鈞,看到血海之中,那金蟬子身體出現一道道裂痕,準提道人更是喪失數件法寶,原始天尊與接引道人自保有余,可是想要斬殺冥河老祖,無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鴻鈞欲要踏步而出,天外天一道氣息來襲,頓時令他內心一緊,掃了一眼踏足天外天的摩羅,眼中流露出一絲緊色,緩緩的道了一句:“只怕今日你我難以出手。”

  “我可令諸位魔神相助。”

  摩羅掃了一眼金蟬子,心中暗暗嘀咕一句:若是對方愿意入我魔道,嘿嘿,鴻鈞,你可莫要怪我哦,這可是你愿意放棄之果。

  “不必,摩羅你打著何種主意?我心中自然明白。不過蠶與樹與冥河一般,皆是太元所造之靈,不該存在這方大道之中,終究要被泯滅之果,你莫要因內心的私語,眼前的利益,從而自毀大道。”

  鴻鈞冷哼一聲,令魔羅微微皺眉,想到太元這般的強敵,心中也再不敢謀算他念,掃了一眼,血海之中,那只拼命向準提攻擊的金蠶,內心微微一嘆,這都是命啊。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