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717章何患無辭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5 18:10:25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就在金蟬子閉眼吸收靈氣,欲要恢復損耗的神力,準備與全力應敵,不再理會冥河老祖之時,自西方一道流光而來,有些遲疑的沖入血海的領域上空,看著端坐在石柱之上的金蟬子,嘴角微微翹起,眼中流露一絲暴戾之色,狠狠揮出手中的加持神杵。

  準提道人不傻,他知道金蟬子雖未證道成圣,但是體內的神力摻雜神魔兩道的氣運,再加上師兄接引道人輸入的圣力,已經匯聚出一種獨特的能量,這股能量雖不能與大道之力相比,但是與圣力卻不分秋色,若是真的實打實的靠著道法拼斗,誰勝誰敗皆是未知之數。

  而金蟬子雖然縱橫洪荒之時,卻并無一件法寶在手,這便是準提道人謀勝之機,故此上來便以法寶攻擊,便是打著一擊占據優勢,也好牽動金蟬子脫離這片血海區域,到達其他地域一戰。

  眼下冥河老祖雖然沉在血海之中,誰知道這家伙會不會突然出手,幫助金蟬子對付于他,畢竟雙方在西方地界,已經成為死敵,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般的道理,做為狡詐如狐的冥河老祖,又怎能不懂?

  那加持神杵泛著圣力,沖過空間發出爆破之音,沉在血海之中的冥河老祖,眉頭微微一皺,本想踏前的一步,終究還是站在原地,嘴角輕輕的一翹:“倒是看看這蠶神的本事如何?若是他真能與準提為敵,屆時倒是與他聯手,殺了西方圣人也好。”

  冥河老祖站在血海之中,雙手各持一把神劍,死死地盯著金蟬子的身影,卻見對方絲毫未曾理會這加持神杵,如同沉睡一般,繼續端坐在石柱之上,根本沒有理會這準提道人。

  如此一幕,落入冥河老祖眼中,令他大是驚詫,甚至心中已經暗罵金蟬子托大,實乃不智之舉。那加持神杵寄托接引道人圣魂,乃是接引道人祭煉的本命法寶,威力堪比圣人之威。

  雖然金蟬子誕生洪荒,甚至在接引道人之前,但是依靠肉身抵抗本命法寶之威,那真是腦袋打錯了筋,這不是抽風么?

  而就在冥河老祖暗中嘀咕之際,那接引道人也是嘴角流露嘲諷之色,身子瞬間化為流光,直奔金蟬子而來,欲要借著金蟬子與加持神杵交戰之時,趁機斬殺了對方。

  鴻鈞道祖雖然下令追捕之令,但是在接引道人的心中,金蟬子已經上了必死的名單,若是不能借著如此機會,斬殺了這孽畜,日后再想斬殺對方,那絕對不失不易之舉。

  而就在接引道人化為流光之時,金蟬子眼中現出一白一黑兩道光芒,這兩色光芒乍現,如同電光一般,一道直奔加持神杵而去,一道直奔接引道人而襲。

  “什么東西?”

  ‘轟’

  未等冥河老祖話音落下,那一道黑光落在加持神杵之上,頓時化為洪荒巨蟒之象,纏繞在加持神杵之身,愈加的纏緊對方,使得加持神杵輕顫,在空中不斷的對抗這巨蟒之象。

  而那道白光與接引道人圣力相碰,傳出轟隆之音,當光芒消散的一刻,只見接引道人重回天際,而金蟬子也微微起身,站在了石柱之上。

  雖然白光消散,但是看著接引道人臉上驚恐之色,冥河老祖亦是知曉,剛剛那一道白光,令接引道人無功而返,就算未曾給對方帶來什么傷患,也與對方圣力持平,兩者對碰之下,明顯金蟬子技高一籌、實力更強。

  “呵呵,乖乖師侄,非是師叔不容于你,而是你泄露天機,道祖親自下令,著吾等前來,帶你去往天外天宣判,師侄還是素手舊情,莫要令師叔為難才好。”

  接引道人雙手背在身后,表面露出溫煦之色,那般的慈祥之貌,令冥河老祖都是眼中驚異,沒想到素來聞名盤古大陸的蠶神,竟然成為了接引道人的徒兒。若是如此,倒是不能幫助于你,恐怕會增添敵人的實力。

  不對,這接引道人好謀劃,擦,這話明顯就是給他所說,顯然是在告訴冥河老祖,此戰乃是他們私事,若是冥河老祖插手其中,亦是不能令金蟬子感恩,到了最后也是費力不討好。

  奶奶的熊,你這接引道人真是好謀劃,不過蠶神乃是太元選定之人,能這般輕易與你西方有聯,就算成為你西方弟子,今日你欲要斬殺于他,日后還能與你西方有什么關聯?

  想到此處,冥河老祖眼中一亮,竟然蠶神能夠拜接引道人為師,那能不能拜吾為師?不,嘿嘿,阿修羅教正缺一位師叔,這蠶神能夠居于吾座之下,幫助阿修羅教強盛,那也是一件美事了。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就在冥河老祖欲要踏足出現外界,準備支援金蟬子之時,金蟬子微微冷笑,嘲諷的看了一眼上空。

  此時一道流光降在準提道人面前,正是那接引道人,隨之而來一道流光,也迅疾降落在接引道人身邊,正是那元始天尊。

  我擦,三位圣人,這金蟬子究竟做下何種惡事?招惹了鴻鈞如此大動干戈,只怕是大道而成,三界初定之后,第一次的大事件了。

  “鴻鈞,還真的看得起我啊,竟然勞動三位圣人出面,以后只怕我這金蟬子的大名,要響徹神魔二道了。”

  “金蟬子,還不俯首就擒,竟然如此污蔑道祖,哼,真是一只狂妄的孽畜。”

  一直以來,準提道人對于金蟬子便是不滿,那種天生厭惡之感,令他不知道何時升起,也許是因為樹的關系,也許早在樹的之前,他便對于站在神魔之上,冷酷無情的蠶神感到不滿,或許這就是嫉妒之情。

  不過今日,定要斬殺了對方,準提道人眼中散發寒意,冷冷的叱責金蟬子,亦是伸手收回加持神杵,準備與二人協力一戰。

  “師弟,道祖乃是令我等緝捕金蟬子,休要說些激怒他的話語。”

  接引道人上前一步,帶著一絲愧疚的眼神,看向眼下站在石柱之上的金蟬子。若是沒有道祖之令,這絕對是繼承他衣缽傳承的人,沒有唯一可言。可是眼下因為種種原因,導致他錯失愛徒,那般的內心悲戚,也只有他一人所知。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