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638章戰孔宣【一】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4 23:21:4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不需,只需要我的徒子徒孫,與我嫡系的門徒便可。”

  未等魏央開口說話,獅駝王已經先行開口,如此之舉,令魏央眉頭緊皺,狠狠的掃了一眼獅駝王,心中暗道一聲:壞了,這獅駝王是不是真的傻啊?

  “哼,不行,你的徒弟徒孫帶走可以,不過你的門徒絕對不能帶走,那會影響我之所謀。”這話自孔宣口中而出,卻并未看獅駝王一眼,而是盯著魏央而言。

  微微搖首,魏央真是無奈至極,這獅駝王真是傻了,這談判的技巧,本是從軍將領必修之法。孔宣當年乃是商朝總兵,又怎能不熟知此道?

  獅駝王說的是實話,可是在孔宣的心中,已經察覺獅駝王的底線,便是那些徒子徒孫,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門徒?故此孔宣當即開口,切中獅駝王的內心底線,令獅駝王亦是無奈至極,只能向魏央點了點頭。

  見到獅駝王服軟,魏央倒是微微一笑,沖著孔宣開口道:“可以,不過我需要帶走一人,或者說是他身邊的親友,放心最多也不會超過百數,如果這樣的數額,還是令你為難,那咱們也不要談了。”

  “這,可以,我答應你。”

  沒想到魏央突然加了條件,而且眼中盡是鄭重之色,孔宣知道這是魏央的底線,故此也是有些無奈,卻不得不答應魏央。

  轉身站在寶塔之下的階梯,魏央直接張開手掌,只見那塊命魂之玉化為一道流光,直奔內城宮殿之處而去,見此孔宣當即變色,手中招出金鏜紅纓刀,怒氣沖沖的看向魏央,狠狠的道了一句:“怎么,道友想要阻我么?”

  “你的事情,關我屁事?孔宣,我有我的道,你有你的法,那人我必須帶走。”

  此時,化為日月雙眼的魏央,怎能看不到那處宮殿的情形?心中也知道孔宣要做什么了?最近不禁泛起冷笑,若是真的孔宣如此而為,莫說上界魔神不答應,即便他這關也過不去了。

  “道友,那咱們便斗上一場,你勝,我走,我勝,你走。”

  “哼,我勝人我也要帶走,你勝人我依舊帶走。”

  “你這是在威脅我么?”

  “你若是如此所想,那便是了。”

  魏央縱身走了十步,手中并未招出任何至寶,就這樣赤手空拳,欲要與孔宣為敵。那獅駝王見到魏央此舉,心中不僅充滿疑惑,為何魏央沒有招出任何至寶?

  前方的孔宣見此,倒是心中一緊,對于魏央不僅暗贊一句:好聰明的小子,看來知道我的五色神光之妙,這是打算與我斗法啊。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被那準提囚禁之后,境界倒是沒有提升太多,唯獨這身軀,被準提打夯的不是強上一星半點,正好借你之身,來看看我的身軀達到了如何的境地。

  孔宣直接收起手中長刀,展露出高手的風范,沖著魏央緩緩的道了一句:“那便出手吧。”

  哼,一副高手的風范,卻不知就是裝b而已,就在魏央欲要動手之際,天空一陣黑云襲來,只聽見一聲暴喝:“孔宣,你個花孔雀。擦,竟然敢打我師叔的主意,你奶奶的,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如此暴喝,令眾人急忙抬頭,不知道何人?這般不知死活,竟然敢如此來懟孔宣?而孔宣亦是皺眉看向天空,并沒有當即出口斥責。

  當那道黑云化去之后,只見一身道服之人,怒氣沖沖的看著孔宣,眾人倒是一愣,心中暗道一句:百眼魔君?他怎么來了?難怪敢懟孔宣了。

  百眼魔君本體乃是多目金蜈蚣,乃是洪荒五蟲之一,乃與蒼鳳、蒼龍同時誕生的人物,尚在孔宣之前,若不是因為大道而成,三道已定,沒有了混沌之氣供其修煉,只怕這多目金蜈蚣,尚要在鴻鈞道祖之上,故此百眼魔君的確有與孔宣叫板的實力。

  再加上百眼魔君已經融入大道之中,尋找到適合他證道之路,有身懷五蟲各般的威能,也不怕孔宣的五色神光,故此在旁人眼中恐懼的孔宣,在百眼魔君的眼中,根本連個屁都不是。

  百眼魔君害怕是毗藍婆菩薩,除此之外,真愛大道之下,生生相克的道理。初次之外,便便沒有任何的破綻可尋。

  而孔宣的五色神光雖然厲害,卻無法對蒼鳳、蒼龍,乃至洪荒五蟲有半點的傷害,因為人家根本就不使用法器,人家修煉的便是身軀。

  五色神光可不能刷生靈之體,也不能去刷生靈之軀,何況這百眼魔君的身軀,可是堪稱先天至寶,故此孔宣也露出恐懼之色,不敢與這百眼魔君相敵。這也是為什么魏央敢赤手空拳一戰,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與孔宣的五色神光相抵。

  “百眼魔君,你乃是前輩,怎么會稱呼這位掌教為師叔?這傳出去,未免成為旁人的笑柄。”

  “笑柄?我呸,我看誰敢笑話于我?你敢么?”

  百眼魔君伸手一指白面狐貍,嚇得對方急忙擺手,連連開口道:“不敢,不敢。”

  “你呢?”

  “我也不敢,我怎么敢?”

  白路也急忙開口,深恐慢了一步,背著惡蟲吞食了。

  就在白路說完之后,不等百眼魔君繼續開口,其他族眾直接搖頭,口中連連稱呼:“不敢,不敢。”

  “哼,笑話我?當年我在迷茫之中,承斗姆元君教誨之恩,才尋到我的道法,如此恩情,自當視斗姆元君為師。只不過師尊她見我愚笨,不愿收我為徒,我卻不敢忘記此恩,自認為師尊的座下弟子。”

  說到這里,百眼魔君沖著魏央,直接翻身叩拜行禮,口中告罪道:“平日里,師侄并不理會外界之事,更不知師尊出于截教,多有對截教不敬之語,請掌教師叔賜罪。”

  漢子,這才是一條真正的漢子,想必正是因為此言,引起黎山老母對其的不滿,想到這里魏央也是微微搖首道:“不知者不罪,起來吧。”

  “甚好,黎山老母拜見掌教。這兇蟲平日里對我截教大有蔑視之舉,看來確實不知實情,若不是今日掌教點播,我必定道出他的破綻,泯滅他的道法。”

  一道金光落入魏央眼前,正是那無當圣母的化身黎山老母,這化身落入魏央身前,先行沖著魏央施了一禮,魏央亦是點頭回禮。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