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622章斬殺玉面公主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4 21:49:3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而就在魏央聆聽鐵扇公主訴苦之際,奎木狼與燭照、幽熒也來到了積雷山之中。有奎木狼在此,隨便找個山神土地,便可問清那魔云洞在何處。

  而當三人來到魔云洞前,正看見一位女妖,提著玉瓶采集山中的甘露。這魔云洞不如芭蕉洞,卻也是一處靈氣濃郁之所。可見這牛魔王也挺有本事,兩個女人都擁有這般的福地,也算是跟對了人。

  “姑娘,請問你家主人可在?”

  奎木狼攔著這女子,臉上帶著微笑輕聲輕語,也算是先禮后兵,不失截教的規矩。

  “你是何人?一個大男人家,怎么找我家主人?這是何禮節?若是被我家爺爺知曉了,還不扒了你一身的皮,識相的趕緊走,莫要等我家爺爺回來,激起他的怒火。”

  這女妖好不知禮,令奎木狼心中大為惱怒,可是想到牛魔王乃是通天教主的坐騎,與魏央的關系自然密切,奎木狼倒是不好發火,只能按捺心中的怒火,欲要再次詢問那牛魔王的去向。

  “混賬,哼,我們此行就是尋你家的蠢牛,若是你家的蠢牛還在,便告訴他一句,截教掌教有令,讓他去往芭蕉洞拜見。若是不在,你敢誆騙我們,此果便由你承擔。”

  一旁的幽熒可沒有這般的好心情,魏央本就是截教掌教,他們此行乃是代表魏央而來,何故如此禮待有加?沒打上門直接去見牛魔王,便已經是禮待對方,如今一個小小的女妖,竟然也敢如此的放肆,幽熒哪有那般的好脾氣,在這里跟她浪費時間。

  “啊?放手,我這便稟告我家奶奶,奶奶定是知曉爺爺的去向。”

  那女妖見到幽熒上前,一把擒住她的左手,更是眼中流露怒色,身上散發的氣勢,也不是她能阻擋,嚇得膽顫心驚,急忙開口服軟。

  見到那女妖匆匆而去,幽熒依舊如同原來,靜靜的站在洞口前方,奎木狼倒是明白,幽熒此般的何意,當即心中有了底氣,不僅散發陣陣威嚴,站在這魔云洞前方,靜靜得到那玉面公主出來拜見。

  可是那女妖回到洞府之中,不僅添油加醋把事情說了一遍,氣的玉面公主大為惱怒,對于此女之言,根本沒有絲毫的懷疑。狠狠一拍寶座,直接自座椅之上走下。

  “孩兒們,取我兵器,什么狗屁的截教掌教,都是個破爛的宗門?還敢讓我家老牛拜見?定是那鐵扇仙發情,這才尋老牛前去解癢。”

  這般的話語,要是被牛魔王所知,定會驚詫一地的牛眼珠子,要知道這玉面公主可是知書達理,與那鐵扇公主乃是天上地下,決然不同的兩種性子,何曾有過這般的穢語出口。

  豈不知,這玉面公主自小,便被萬歲狐王寵愛有加,本就是個囂張跋扈的性子,也就是有礙牛魔王的實力,這才掩藏了本性,再加上平日里牛魔王對她極好,外面之事,從來不用她分心,倒是讓她逐漸性子清淡,平日里讀書品茶養好了性子。

  可是唯獨面對鐵扇公主,這玉面公主便忍不住惱火,這本性自然暴露,哪管什么知書達理?恨不得把鐵扇公主撕碎了,才能發泄她心中的不滿。

  片刻之后,玉面公主提著長劍,便率領一種小妖出山,那女妖也不知三人的實力,只說實力略高一籌,令玉面公主未曾重視。

  剛剛出府之后,玉面公主便指著三人,口中惡罵道:“那個狗屁截教掌教,竟然敢讓我家郎君拜見?難道不知道這千里之內,萬山之中的妖王,見到我家郎君,也好送上重禮,躬身道一聲大王,你們那狗屁的掌教,何德何能敢讓我家郎君拜見?”

  這話語頓時令三人一怒,那燭照更是率先出手,直奔此妖而來,手中的長槍直接出手,欲要斬殺這玉面公主。

  “誰敢傷我的女人?”

  就在燭照動手之時,天空傳來一聲暴喝,此時一片黑云直奔燭照而去,幽熒頓時招出手中雙劍,直奔來敵殺去。

  就在奎木狼欲要開口之時,一人魁梧漢人操縱妖云,直奔奎木狼殺來,令他不能開口言語,急忙防備對方的殺招。而天空其余四人,見到兩人出手,也是不甘示弱紛紛出手,合力向三人殺了過來。

  “走,用傳送符。”

  就在奎木狼有些不敵之時,燭照的長槍已經插進對方的胸膛,見到那牛魔王眼中泛紅,知曉此時不說解釋的時候。開口直接道了一句,便化為流光消失在原地。

  見到三人突然消失,那牛魔王急忙上前,把玉面公主攬入懷中,看見玉面公主昏死過去,急忙輸出魔力,先行為玉面公主療傷。

  “怎么回事?快與爺爺說來。”

  可惜玉面狐貍胸口這一槍傷,可并非尋常,那彌留一股太陽之火,也并非牛魔王可以驅除。便是其他五人聯手合力,也是奈何不了這一股太陽之火,令眾人心中亦是恐懼,急忙傳音猜測,是不是陸壓道人,亦或是日神羲和門下弟子所為?

  可是半晌之后,眾人也猜測不出,陸壓何故會對牛魔王出手,而也從未聽說過,日神羲和收下那個弟子?

  見到玉面狐貍氣息微弱,只有一口氣彌留身軀之內,牛魔王不僅咬牙切齒,沖著身邊的侍女開口詢問。

  “稟,爺爺,乃是剛才那三人無禮,奶奶為了維護你的威名,這才與之一戰,都是那三人太過可惡,可恨我實力不敵,不能替奶奶承受那一擊。若是奶奶不在,還請爺爺斬殺了我,讓我陪奶奶最后一程。”

  “混賬,他們從何而來,你可是知曉?”

  “他們自稱從芭蕉洞而來,讓爺爺去拜見他們呢?至于什么來歷,我也不是不知。”

  說到這里,侍女嗚嗚哭泣,已經是哽咽的說不話來,見此牛魔王不僅起身,口中暴喝一句:“好個鐵扇仙,竟然與野男人聯手殺我愛妻,今日你我恩情已斷,等我葬了愛妻,再與爾等宵小一戰。”

  說完之后,眼睛已經紅了的牛魔王,回首看著身后六位兄弟,不僅抱拳拱手而道:“諸位兄弟,既然那猴子已經不是七弟,咱們也不需相助于他。不過此事怕是早有圣人出手,也不是你我能夠相敵,家有私事,恕我不能招待兄弟共飲美酒,勿怪,勿怪。”

  這五人正是當年花果山結義的七人,眼下只缺孫悟空不在此處,而牛魔王所言的話語,顯然已經得知孫悟空已非孫悟空,也不知道他們從何處得來的消息,看來這六位大圣也絕非等閑之輩。

  “大兄,你便在這里厚葬嫂嫂,我等這便去芭蕉洞,斬殺那殺了嫂嫂的惡人,也好免了大兄與大嫂為惡。”

  聽聞牛魔王所言,那混天大圣鵬魔王,急忙開口相勸,若是從前他根本不會如此,可是自打結婚之后,他也知道家庭之事,非外人能夠解決。

  而牛魔王雖然在外再結良緣,不過心中與鐵扇的情誼,還是有那么一絲牽絆,想要讓牛魔王而去,定會造成夫妻不和、家庭不睦,這做兄弟的,能幫就幫一點吧。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