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569章菩提老祖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4 05:28:1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如此劫難算是過去,孫悟空、八戒、沙僧,以及那匹白龍馬,實力亦是有所恢復,似乎每一道劫難過后,他們身體的禁制,便會解除一層,而隨著他們心中有所領悟,那向善之心越來越濃,也并非剛剛加入隊伍之時,那般的魯莽無為。

  小白龍的腳力提升,漫天諸神亦是皆大歡喜,看著唐僧師徒眾人,向西一路絕塵而去,站在云端的魏央,沖著五方揭諦、日值功曹,冷冷的開口道:“你們雖有保護之責,但要記得那八戒頗懶,不用棒子可是不行。”

  諸神眼睛一亮,已經明白為何前路走了這般漫長,整整花費盡數十年的光景,原來都是那八戒故意拖慢之果。

  “吾等記住了,卻不知該如何催促?”

  “這還用說么?”

  掃了一眼那牽馬的八戒,似乎又有一些速度降下,魏央伸手一揮,只見神力凝結一個繡花針,瞬間刺在那豬八戒的屁股上。

  “哎呦。”

  這一生哀嚎之后,八戒的速度突然加快,手中牽著白龍馬都被帶動向前,以為八戒這是著急趕路,四蹄瞬間翻飛,如此一來,那八戒再想偷懶,已經來不及阻擋白龍馬的前行。

  “臭猴子,就知道欺負老豬,也不知道你這么著急,難道去趕死么?早日到了西方,見了那虛偽的佛祖,又有什么好處?哼。”

  “八戒,你說什么?”

  “沒,沒什么。”

  豬八戒掃了一眼,嘴角含笑的孫悟空,怎能不知道他那耳朵靈光,這般的話語已經落入對方耳畔,見到對方并沒有向他討罪,低著頭只顧著趕路,哪敢還有拖慢之心。

  “便是這樣驅趕就是。”

  魏央搖搖頭掃了一眼,一臉傻眼的眾神,轉身駕馭云端直接西北方向,片刻之后,已經消失了蹤跡。

  而盤旋在半空之中的孫悟空,也與眾神一般,望著消失身影的方向,嘴角一翹心中暗道了一句:這倒是個法子?八戒,只怕你日后可有苦頭吃了?莫要怪俺老孫的頭上,要怪你也只能怪你太過懶惰罷了。

  師徒眾人前行,魏央已經駕云西去,這一路被命魂之玉所引,魏央帶著眾人已經來到一方山澗之中。

  似乎前方并無一物,放眼盡是群山籠罩,不過就在魏央降臨這山澗之中,那命魂之玉閃爍的光芒更亮,而眼下無物可尋,令魏央也是感到迷惑不解。

  “此地究竟有何玄妙之處?怎么毫無人煙所在,竟然會令命魂之玉如此放光?”

  持著閃爍光芒的命魂之玉,魏央再次駕云來到上空,雙眼如電仔細搜索這方山谷,這一次在神力凝結雙眼之后,才發現一道細微的光芒,自一顆蒼天古樹涌現。

  不過正是這一道細微的光芒,才令魏央發現,這山谷中的整片樹林,竟然與神木林一樣,都是靠近右側山脈那顆古樹的枝干,駕云直接來到古樹之下,卻發現那山體前,出現一方碩大的石門。

  不見這石門打開,卻見一旁立有石碑,這石碑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闊,上有一行十個大字,乃是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嗡’的一聲,魏央腦袋都炸了,在他的心中,最怕的就是這方寸山,也是最希望見到的秘境。

  這方寸山乃是菩提老祖居住,根本不在三界、五行、魔道、幽冥之中,素有盛傳:若尋方寸山,如同葉障目,欲往靈臺境,衡量問自心。

  據三界所傳,這方寸山乃是菩提老祖的道場,你若在三界之中尋找方寸山,只怕如同一葉障目,也許就在你的眼前,你也不曾能夠看出。

  而想要去往靈臺方寸山,那只有一個辦法,便是問你的內心,只要你的內心圓滿,不用你去,菩提老祖自然找你,也自然就到了靈臺方寸山,所以說靈臺方寸縹緲無蹤,其實就在每個生靈的心中。

  如此說來,不是監視每個生靈的內心?道理雖然是這個道理,事實卻不一定。只有入得鴻鈞之眼,或是與大道有緣的生靈,才能踏入靈臺方寸山,才能被道祖監視。而對于尋常的生靈來言,只怕內心得到大圓滿,也不一定會見到菩提老祖,尋得這靈臺方寸山。

  而如同魏央這般,靠著手中一塊寶玉,便尋找到靈臺方寸山之地,在三界之中,除了幾位圣人之外,只怕沒有人可以做到了。

  自問實力絕對不敵菩提老祖,魏央直接招出冥河老祖,這兩位老祖對峙,應該實力相抵,再有他手中幾件至寶相助,若是不能斬殺這菩提老祖,只怕這作為鴻鈞的化身,實力太過逆天了。

  “你來了?怕是混沌之劫開啟了吧?”

  “你知道我來?”

  就在冥河老祖出現的那一刻,那顆蒼天古樹已經化為須眉老道,滿臉仁慈的看向冥河老祖。兩人似乎是至交好友一般,并沒有魏央想想那般的劍拔弩張。

  “通天身亡之時,你便獨立于外,何故要渡這趟渾水,獨善其身不是更好?”

  “命運使然,非我可改,菩提,你明說了吧?”

  “這是你的傳人?”

  “是,也不是。”

  冥河老祖微微一笑,不過他所占在的位置,正好擋在魏央前方,顯然就是為了保護魏央。而且這般的站位,也明確的告訴對方,若是想要傷害魏央,只怕先要與他交手才行。

  “冥河,你雖惡身,但因通天早年失去善身,算是亦善亦惡,當知曉善念之心。我也不愿插足大道之爭,亦或是大道運行,故此才在此地收徒交匯,豈不知,哼,便是這般的隱世,也逃脫不了大道的謀算。”

  似乎菩提對于鴻鈞亦是不滿,能夠讓自己的善念如此,便是魏央也是微微搖首,也不知道這是菩提道人故作姿態,還是真心而言。

  “也許你們不會相信,不過因為門中弟子之故,我也不無法斬去紅塵,若不然我便去往混沌深處,也好過助紂為虐,今日我便把方寸山一脈交之你手,無論神魔相爭結果如何?只要你冥河存活下來,便護佑他們安全便可,拜托了。”

  “你要何為?”

  “本體受困虛空,不知何故?雖我不愿前往,但亦要助他一臂之力,此行只怕結果不善,大有隕落之危,拜托了。”

  說著菩提老祖行了一禮,這滿是真誠之意,倒是令冥河老祖與魏央感受的到。當冥河老祖點頭之后,菩提老祖這才打開山門,傳音九位弟子出山而來,與冥河老祖各為相見,著他們聽從冥河老祖的調遣,便駕馭流光直奔天外虛空而去,只留下九位徒弟在此痛哭流涕。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