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524章龍窟一戰【三】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3 17:08:23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三場皆敗,這樣的結果,出乎混沌神龍部眾的意料之外,也是五大長老始料未及之事,即便是龍神的臉面,也是十分的不好看,掃了一眼那五位龍族長老,眼中帶有埋怨之意。

  五位長老當即也是低頭不語,這等決定乃是他們提議,本想打壓一下對方的威風,讓對方見識混沌神龍的實力,哪成想偷雞不成蝕把米,算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此舉毫無用處不說,使得五位長老的威嚴掃地,更是低了龍神一籌。

  而龍神此時心中倒是暗笑,如此結果令混沌龍族威嚴掃地,可令他在族中的威嚴更有提升,這足以證明他的眼光,要遠遠高于五位長老。

  眼下混沌龍族并非鐵板一塊,五位長老因為先后大道龍神的實力,隱隱有取替他的想法,故此這才不愿看到,龍神實力逐漸增強,欲要破壞龍神提議的聯盟。

  對于五位長老而言,這位毫無威名的妖師,以及那些實力低下的妖皇,遠遠不如混沌神龍的整體實力,與這樣弱者聯盟,還不如沒有的好。

  “我來吧。”

  說話之人,乃是龍陵兒,見到龍陵兒出場,龍神眉頭一緊,心中差點忍耐不住,大罵這糊涂女兒,真是傻的可以了。

  “玄,我是龍王之境,嗯,與長老之境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龍陵兒不理會龍神投來埋怨的眼神,對于龍陵兒來言,族中的內斗已經愈發的白日化了,她怎能不知五位長老,欲要謀算龍神之位的想法?可是在外人面前,她終究是龍族一員,還要維護龍族的薄面。

  當然她也不想得罪魏央,從而失去了好不容易才尋來的外援,不想因為龍族內斗之事,從而被人破壞。

  之所以選擇出戰,她已經打算與玄武戰個平手就是,也省的雙方面子不好看。如此,兩方各不得罪,也能令龍族的面子好看一些。可惜她忽視了五位長老的私心,也忽視了魏央內心的怨念。

  “平手,便是對方戰敗,長公主,你可莫要防水。”

  龍陵兒掃了一眼,身著白色長袍的老者,眼中流露出一絲憤怒,沒想到對方真的如此不智,竟然真的為了龍神之位,而陷龍族整體利益于不顧?這一次她還真是做錯了。

  “哼,玄,不需要旁人放水,龍陵兒,全力戰吧。”

  玄武知道龍陵兒的實力,明知道自己怕是有所不敵。可是聞聽對方之言,心中頓時升起惱怒之感,心中已經暗自謀算,此戰絕對不能墜了主人的威名,甚至已經打算施展血脈秘術,一定要擊敗對方。

  “慢,比法器吧,你不擅長肉搏。”

  魏央一揮手拋出地書,此戰已經無法幸免,那便在放出一些底牌,讓這些混沌神龍徹底膽寒。

  “謝,主人。”

  看到魏央眉頭緊皺,臉上盡是不耐之色,玄武知道這一戰必須要勝,而且是要完敗對方。

  “嗯?也好。囚牛龍吟,乃我龍族九寶之意,以音為殺,請指教。”

  囚牛,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神獸,為龍族部眾的成員之一。囚牛一族平生素好音樂,它常常蹲在琴頭上,欣賞一些彈撥弦拉的音樂,因此琴頭上便刻上它的雕像。

  囚牛龍吟,又被稱之為龍吟古琴,這把古琴的名字大有來歷,在上界也是被傳為一段佳話。據說當年囚牛龍族的王者,為了讓凡人領略仙音的美妙,故此化為一把古琴,常常在群山之中奏響,只有內心極度善良之輩,才能聽到如此琴音。

  當然傳說是傳說,自然不能視為真實之事,可是魏央聽到這囚牛龍吟,突然讓他想到了,曾經與他有一面之緣的慕容云魅,當年慕容云魅得到那睚眥神劍,不正是龍族九寶之一。

  難道說這囚牛龍吟也是如此?可是睚眥神劍為何會淪落到那方領域?這又讓魏央對那方領域,感到無比的神秘感。

  “地書,善陣法。”

  沒有太過的敘述,兩女便直接操縱著,各自手中的法寶,地書一出,八卦之圖那便顯現四周,河路之術緩緩運轉,頓時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彌漫在四周空間。

  “嗯?好強大的力量。”

  龍神喉嚨一動,也是心中一悚,龍鳳共治之時,便是神魔大戰之初,那時候三界未定,人族未出,自然也就沒有這功德之力,而今這未知的力量,竟然令龍神心中生出恐懼,不光光是他感到驚恐,便是那四位長老,嘴角也是抽動,瞄向魏央的眼神,愈發的開始敬畏起來。

  不過即便地書施展了功德之力,化為八卦神陣向龍陵兒禁錮而去,但是龍陵兒還是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只見她的頭頂已經現出龍角,雙手已經被龍鱗覆蓋,臉上也現出了龍首之貌。

  “陵兒,若是不敵,莫要堅持。”

  雖然女兒所行莽撞,但是龍神愛女心切,出口欲要讓她直接投降。

  眼下莫說龍神如此,其他龍眾也是心中升起擔憂,此時龍陵兒已經出現半龍之象,顯然受到的壓迫,不是他們感受那般。處于陣法中心的龍陵兒,竟然遭受怎樣的力量壓迫,那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瞄了一眼父親,龍陵兒微微搖首,并非是她不想說話,而是此時她被陣法施壓,已經令她無法啟口應答。只能勉力支持一絲龍力運轉,指尖輕輕的一抹囚牛龍吟的琴弦。

  “崢”

  一聲如同金戈般的爭鳴,自那囚牛龍吟傳蕩而出,雖然有八卦陣的禁錮之力所束,但是隨著這一聲琴音傳蕩,龍陵兒顯然恢復一絲行動之力。

  而同時玄武眉頭一皺,喉嚨之處微微泛出甜澀之味,令她心中已經一悚,沒想到這音殺之術,如此的令人感到恐懼,竟然未曾發現一絲的能量波動,便被對方這股音波擊傷。

  “河洛。”

  此時已經不顧五臟六腑升起疼痛之感,玄武直接咬緊牙關狠狠一揮,天空突然出現一道陰陽圖案,倒懸與天空之上,與地表的八卦陣相輔相成,而就在此時,玄武徹底消失在原地,等到眾人四處搜索對方的身影之時,玄武冰冷的話語,已經傳蕩在眾人耳畔。

  “你,輸了。”

  看著脖頸上泛著一股能量的手爪,龍陵兒不僅微微苦笑,掃了一眼,所有帶著驚恐之色的族眾,只能微微搖頭道:“是,我輸了。”

  完敗,所有人都知道,剛剛玄武的那一爪,只要輕輕的捏下去,那龍陵兒便殞命于此。聽聞對方的言語,玄武直接收回地書,轉身走向魏央,把地書遞給她的主人,口中再次一甜,終究吐出了那口淤血。

  “玄武,回去修養吧。”

  “嗯。”

  揮手把玄武送入仙府世界,魏央眼中冷冷的看著前方,此時的混沌神龍哪有當初那般的興奮,各個都是士氣低迷,眼中流露出不能相信的眼神,徹底對魏央生出膽寒之感。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