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480章古魔現身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3 04:17:04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通天教主離去之后,烏斯藏國之事也是徹底解決,眼下高月恢復容貌,倒是沒有留在魏央身邊。了然一身,直奔大唐而去,言之欲要看看大唐的風光,其心中那份癡情,便是旁人都能感受的到,何況是身在旋渦之中的魏央。

  可是對此他也不好挽留,不能給對方一個善果,挽留又有何用?在高月臨行之前,魏央也是拓本幾部功法典籍,挑選的盡是適合對方所修煉,又給對方數件道器護身,也算彌補心中的愧疚之感。

  聞之應龍脫困,雖然不知道何人救走,天女魃倒是心中放下一絲擔憂,留在仙府世界之中,駐扎在女魃墓之中修煉,眼下的天女魃修為介于仙帝之上,倒是能夠隨意出入仙府,與桃夭夭、娥女結伴,也不算是太過孤獨。

  鬼瀟瀟自然成為魏央的弟子,在魏央花費師德值兌換專屬道器之后,也得到了女魃墓的傳成功法,原本天女魃并非贊同,可是見到魏央執意如此,也是不好阻攔。

  當鬼瀟瀟修煉境界無比迅疾,并非因為修煉死亡之力,導致如同高月一般,天女魃倒是放下心來。而且鬼瀟瀟處于女魃墓之中,在她的視野之中,也令她心中有了寄托。

  西戎之事,還要有金斗聯絡宗門弟子,故此魏央并未帶著金斗遠行,眼下雖然掌旗劫數,但是因為道祖的改變,魏央也無從下手,行走各方下界之中,已經清繳大半違規天官,只要劫數一日不止,那么下界這些天官,自然不敢肆意妄為。

  此行,魏央打算回歸宗門一趟,其一,看看其下弟子發展如何?其二,便是打算再行偷渡之法,把其下主要弟子送往始黃孝芒天,以求擴充妖師宗在上界的實力,也好重建截教之勢。

  而就在魏央駕云欲要南下之時,天空之中一道白云向西,其上正是那木叉尊者,見此魏央不僅微微皺眉,想了想直接駕馭迎上,臉上含笑的看了一眼木叉,微微拱手道了一句:“尊者,這是何往?”

  “呃,魏央是你?怎么沒有去幽冥域,反而在下界逗留?”

  “你不也是如此?”

  “這,乃是奉師尊之命,前往流沙河一行,助唐僧師父度難。”

  木叉尊者雖然心中升起親近,卻不敢表露一絲,見到木叉尊者臉上的嚴謹,魏央心中倒是一動,不僅微微一笑,反而湊了過去,直接落族對方的云端之上,令木叉尊者頗為無奈。

  “這玄奘真是好本事,四值功曹、五方揭諦、六丁六甲、十八位護教伽藍保護于他,難道還不夠?還要求救于觀音,看來此劫甚大?我正無所事事,正好與尊者走一趟,相助尊者一臂之力可好?”

  “這,不需勞煩道友。”

  木叉尊者聞聽魏央之言,心中頓時升起苦澀,對方這般的話語,真是罵人不帶臟字,你還不如說孫悟空實力不行,亦或是說觀音大題小做,亦或是四值功曹、五方揭諦、六丁六甲、十八位護教伽藍,根本就是酒囊飯袋。

  不過這家伙的實力不怎么樣?可是地位好在那擺著呢?不說對方掌旗劫數的身份,單是截教關門弟子,便要讓他稱呼一聲小師叔。好在他處于佛道之中,雖然與神道有所牽連,但是已經脫離了,原本的師門傳承,倒是不需如此敬稱,只需說一聲道友就好。

  “哪里麻煩,走、走、走,莫要耽擱了時間。”

  魏央掃了一眼,躲在木叉尊者身后的孫悟空,嘴角不禁微微一笑,口中道了一句:“猴子,你不去保護你的師父,難道不怕你師父受難?屆時被那個妖精抓走,當做壓寨郎君?”

  “你,木叉,你與他說話把,老孫不在這等你了。”

  說完之后,孫悟空縱身一躍,一個筋斗云快速向西而去,根本不愿與魏央多呆一會,心中總覺得此人,令他感到深深的敬畏,甚至平日里的暴怒,在此人面前也消散無形之中。這絕對不是因為對方掌旗的緣故,而是天生心中存有敬畏之心。

  見到孫悟空跑的比兔子還快,就在魏央欲要開口之時,木叉尊者再次微微搖首,示意魏央莫要開口。

  “莫要多言,隔墻有耳。”

  與此同時,魏央腦海之中出現一道聲音,顯然正是那木叉尊者所言。

  “尊者何出此言?”

  “我該叫你賢弟,還是妖帝,還是小師叔呢?”

  見到魏央果斷傳音,臉上依舊十分的平靜,木吒尊者倒是微微一笑,沖著魏央繼續傳音道。

  “呵呵,柳兄這是何苦?你我世俗便以兄弟為交,難道柳兄認為我是薄情之人?那柳兄便以小師叔稱呼一聲,也讓我耳根子得到些甜頭罷了。”

  “呵呵,賢弟真是頑劣,比那猴子還要更勝一籌,閑話莫要多言,眼下時機不同,你我不能以兄弟相交,實乃平生之憾事。多說之言不妥,只能與你說一句,小心觀音。”

  “這是何為?”

  “你三番五次壞了,師尊的大計,更是破壞了師尊的道場,甚至斬殺了師尊的化身。如此仇恨,若是不能的以為報,只怕漫天神佛亦是不信。雖然不知道師尊有何謀算?但是你還是小心一些,這玄奘西行之事,你還是莫要插手了,若是能夠趁機離去,還是趕緊前往幽冥域,有道祖與漫天圣人,師尊亦是不好出手針對于你。”

  “柳兄,若是我留在下界,難道便有殞命之危?”

  聽聞木叉尊者口中的遲疑,魏央知道對方有些話并未說明,只怕玄奘西行之事,其中牽連于他,其中大有觀音的算計,索性直接開口說破此事,希望對方能夠給予解惑。

  “賢弟,你這是在為難我啊?”

  半晌,木叉尊者低頭不語,魏央也并沒有催促,而就在兩人快要到達流沙河畔之時,木叉尊者突然傳音道:“賢弟,此事只怕牽扯到古魔,也是我心中的推測,當不當準,我也也是不知,只知此事與你大有牽連,故此你還是趕緊離去吧。”

  古魔?這是與古神同存之眾,可是對于古魔,魏央真是毫無所知?不僅直接傳音冥河老祖,把木叉尊者口中之語,盡數說予冥河老祖所知。

  “魏央,當年我的本尊乃是三清之惡念所化,故此只能斬去惡念,才能修成正果,不過三清本是一體,想要斬去一身談何容易,若不是因為血海之機,只怕本尊亦是不能如愿以償。而我便是古魔其一。”

  “古魔還有何人?”

  “神與魔只在一念之間,勝利者便稱之為神,失敗者才被稱之為魔?魏央,古魔亦是古神,只不過是當年戰敗之眾,那些古魔其中大部分已經隕落,還有一部分遠離三界,究竟是死是生誰也不知?不過這些古魔堪比圣人之力,只怕與鴻鈞也有一爭之力,此事你莫要插手其中,還是早日離去的好。”

  “嗯,此事一了,我便去幽冥域。”

  就在魏央說完之時,木叉尊者已經來到流沙河畔,掃了一眼,河岸一旁的玄奘與八戒,未等那八戒開口吆喝,便被孫悟空一把扯住了耳朵。

  “呆子,你沒看到那掌旗之人,何敢招惹他的注意?等那河眾妖怪降服,我們度過了這流沙河,趕緊離他遠一些。老孫我怎么瞧著,怎么感覺心中不穩,似乎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師兄,什么事情啊?”

  “不知道,有此人出現,絕對不是好事。”

  想到當日魚籃觀音被殺,這家伙還能平安無事,豬八戒也不敢犯二,低頭不想天空去看,心中更是默默念著:千萬別把老豬拉進水,老豬可沒活夠呢。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