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434章下界最后的整合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2 19:07:44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匆匆半月,在這半月之間,無論是魏央的眾徒,還是仙府之中的奴仆,修為皆是大幅度有所提升。

  貢獻值不夠,便進入神木林,與大唐官府秘境歷練,夢幻靈獸不足,便以貢獻值兌換,對此魏央已經傾盡一切所能,不光光是為了渡劫,帶領弟子去往地仙界做準備。

  同時,魏央也是希望能夠傾盡所能,為妖師宗奠定底蘊,不會因為他的離去,導致實力大幅度減弱,從而令妖師宗實力有所下降。

  當魏央自靜室之中而出,修為已經到了問劫境三階大圓滿,隨時都可溝通人道降下雷劫,屆時便可登頂地仙界。

  看著一眾不舍的眾徒,魏央對此心中也是不舍,可是終究要踏足地仙界,屆時才可真正的掌旗劫數。對此通天教主已經傳語,令冥河老祖多次催促魏央渡劫。

  時間,顯然是不能再拖了,此時的魏央看著眾徒,從未想到大部分眾徒,都選擇駐留凡界,看著眾徒拖家帶口,子女滿堂的繁榮,魏央也替他們感到高興,只要當這第二代弟子成長起來之后,那便迎來妖師宗第二次的盛世。

  在此期間,魏央也是再次出入南蠻之地,滅了一直仇視妖師宗的數出門派,所掠奪的靈脈,也使得仙府終究演化出六條靈川,仙府后院也正式得以開啟。

  不過仙府依舊沒有演化仙界,對此眾徒魏央也不敢貿然帶往仙界,給予他們自由選擇之權。

  “眾徒,眼下做出決斷還有機會,若是不愿跟隨為師,當要恪守本心,莫要禍亂蒼生,若是做出天人共憤之事,莫怪為師自上界而歸,親自取了你們的腦袋。”

  “吾等,凝記師父的教誨,定會造福蒼生。”

  眾徒急忙開口而言,眼中淚水輕輕滑過,寒瓏等第一批跟隨魏央之眾,更是哽咽的抽泣,后悔為何不如同大師姐一般,遠離這世俗的情愛。若不然此時也能跟隨師父離去,可一得一失之間,便是他們也不知道,哪邊獲取更大。

  寒玲、金未悔、熊四、袁通、費寒、陸明、冥鷹、焦陌。再加上后來拜師的月白、玄彩娥、杜***計十一位徒弟,選擇跟隨魏央去往地仙界,這些人沒有家室所累,在世俗的種種恩怨,皆是斬斷一空,也沒有的牽絆于心。

  而仙府之中的奴仆,魏央亦是大有改變,那些不入道師之境的奴仆,皆是魏央留在宗門之中,放歸他們自由。當然仙府也自動抹滅了,關于此中的一切記憶。

  而無論是獸場、靈田、亦或是藥圃中的天材地寶,已經大量的靈器、法器、道器,盡數被魏央留在宗門之中,這般繁多的品類,便是令宗門弟子全部出動,花費了足足半月的時間,才算是統計出相應的數額。

  三百阿修羅衛,由阿修羅長者須羅所率,自然跟隨魏央去往地仙界,這乃是魏央身邊,最為精悍的一支力量,可謂是魏央在地仙界成勢的根本,故此雖然對于宗門有所影響,凡是魏央卻不得不為,

  秦武馬與秦承志兩人,已經轉為鬼王之身,就算駐留在宗門之中,亦是不能駐留太久,故此魏央亦是準備,帶他們去往地仙界。

  牧胡與雨歌兩人,倒是打算留在宗門之中,其一,兩人已經有了后代,為了他們的兒女,也是無法去往地仙界,不過他們選擇留在宗門中,也是增加不少的助力,屆時兒女長大成人之后,與一代弟子帶著二代弟子,也可去往地仙界,可成魏央在地仙界的后援之力。

  原為奴仆的西戎種,以及后來強行收服的火鶴教弟子、南山派弟子,只有不足百人踏足道師之境,這些人乃是各門各派的精英,留在妖師宗非但不能成為助力,只怕會影響妖師宗原本的平穩,這些人自然被魏央帶到地仙界,以免為禍妖師宗的整體平衡。

  歐淵與婉兒的孩子,眼下還不足十歲,無奈之中,也只有選擇留住下界,而無論是歐淵還是婉兒,都以宗門護法為尊,倒是能夠助益宗門。雖然對于魏央的整體實力減弱,可是對于宗門的實力,無疑是增加數倍有余。

  17為歐氏族人,雖然愿意跟隨魏央,不過最終皆是選擇留在妖師宗,成為歐淵麾下煉器堂的精銳之力。

  葉斷的葉氏雖然身懷黑帝血脈,但是實力剛剛起步,這些人留在南蠻,才是他們最好的歸途。至于羽玄遠、乘風、御龍、苦行、玄靈水,已經夸父眾人,皆是選擇跟隨魏央,其中夸父一族,因為仙府特殊的助益,實力已經一度達到仙人的邊緣。

  若不是小天壓制他們的修為,只怕他們眼下已經成為了仙人,當然相對應的靈泉之水的所耗費,也是一筆巨大的數額。

  娥女自不用說,眼下桃夭夭的實力,也是踏足道師之境,自然跟隨魏央去往地仙界。

  仙府靈川已經全部演化,后院也被仙府開啟,其中的九大道閣全部建造完畢,看著所有的眾徒,無論是選擇留在宗門,還是跟隨魏央,都已經按照各自屬性,兌換了契合他們的道法,魏央對此還是頗為滿意。

  “今日,為師為你們講最后一場道法,希望對你們日后的修行有所幫助,早日登頂地仙界,師父在上界等你們而來。”

  “謝師父。”

  眾徒紛紛叩首行禮,有喜有悲、有聚有散,這便是時間的規則,沒有人能夠一輩子在一起,也沒有人一輩子不能相見。

  世間百態終究是鏡花水月,也許只有那些凡人,當他們壽元已盡,魂魄泯滅于世間,這才是永遠的離別。

  而對于這些能夠修行的靈師來言,眼下的分別,便是為了來日更好的團聚,到了那個時候,也許人人都可以登頂。即便是有些人離去,那也是福緣不夠,機緣不足而已。分別對于眾徒來言,雖然是一種悲傷,但是較之凡人,還是欠缺了那般難舍的情懷。

  走到宗門石塔高出,看著四周無論是二代弟子,還是三代弟子,亦是外門弟子,紛紛盤膝坐在地面,眼中凝視著高塔之上,帶著希冀、期望、激動的眼神。

  魏央心中一股激情悠然而起,這就是他的宗門,屬于他開創的宗門,來自于他的道法傳承的宗門。

  依舊是寒玲居于魏央身邊,洪鐘長鳴,原本喧鬧的宗門,在這一刻之間,瞬間化為寂靜,只有幾只鳥兒輕鳴,靜的可聞聽呼吸之身。

  “妖師宗自開宗一來,以外族為本,以造福蒼生為愿,吾本想為外族爭取一線生機,不想令妖師宗一脈,成長如今盛世,非吾之力,乃爾等所為,乃眾人齊心斷金之舉。日后爾等方要寧記此言:犯吾妖師宗者雖遠必誅,但有恩吾妖師宗者,亦要涌泉相報。”

  “爾等寧記師父、師祖、祖師、祖師爺箴言。”

  掃了一眼,其下眼中帶著激動,更多則是興奮之色的弟子,魏央也不知道這些人,究竟能夠記住多少。回首掃了一眼身后的寒玲,魏央輕輕的點了點頭。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