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353章魔出慈航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1 21:01:16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之后,月白起身恭敬的看著魏央,雙眼散發出幽綠之色,那種詭異陰森的目光,如同漆黑無比的黑洞一般,似乎連周圍的光芒,也要被對方吸入其中。

  而最為獨特的是,月白眉心之處,豁然出現一道骷髏的圖案,再加上背后出現的骨翼,令魏央眼中頓時一驚,情不自禁的脫口而言道:“骨精靈?”

  “嗯,師父,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啊?”

  “嗯,略知一點,不知道你的名字有何來歷?”

  魏央心中一苦,只怕對方與他也是宿命相牽,即便是沒有拜月教,沒有地藏菩薩之事,這月白也定會以不同的因緣,與他軌跡合在一處。

  “我母親是精怪一族,嗯,本體乃是一具白骨。而因五十年前,拜月教與火魔洞開戰,父親與母親葬身此戰之中,那時候我剛剛出生不久,乃是奶奶一把手把握帶大,為了紀念母親之故,奶奶為我起了乳名為骨精靈,希望我能永遠記得母親。”

  月白坐在地上,臉上露出濃濃的溫情,更多的則是對親人的思念,那思念是想要與親人相聚,卻不能相見的深深的奢求。

  對于這種情感,魏央心中亦是理解。前身不知生父生母何人?一出生就被人拋棄,也不知道父母是為了什么?魏央真想問問,這到底為了什么?

  此生,天蓬自然不用說了,天蓬的前生乃是卡莊子,那是個十足的孝子,而魏陽只見其父,不見其母,也沒有彌補魏央心中的遺憾,這才是魏央視作魏陽之父,如此珍惜這份親情之故。

  而正因為父親魏玄契合了,宇文家的家族玉符,從中可以查看他的生死,魏央這才宇文士及仍有聯系,若不然早已與宇文家族脫離了干系,也省的牽連各種世俗的因果纏身。

  “都過去了,我想你父母早已轉生為人,咱們只能為他們祈禱,祈禱他們下輩子托送個好人家。哪怕是凡人,也莫要在踏足靈師之列。”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看似凡人壽元短暫,豈不知匆匆百年而過,經歷了時間的繁華滄桑,最終化為一抹黃土,也比靈師爭權奪利、勾心斗角的好。”

  月白暗暗點頭,體會道魏央眉間的惆悵之感,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溫暖對方之時,也在溫暖她的內心。

  “對了,我哥哥之事?”

  “你哥黑煞修煉的應該是魔典,絕非你們宗族的遁法之術,對此我也是不知曉,黑煞踏足地仙界,絕非是追隨冷霜,只怕心中還有其他念想。”

  當日,魏央察覺黑煞身懷魔典,這事他從未與任何人而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魏央對于冷霜并非太過親近,故此也未曾告誡冷霜。

  “魔典?可為魔神的典籍?那不是說?”

  “并非如此,軒轅已經開口保護修魔之眾,故此你哥哥只要站在軒轅的隊列,絕對不會遭到其他仙人,乃至神人的打殺。另外你的道侶藏托,所修的功法出自觀音之手,而且因該是嫡傳之學。”

  ‘嗡’本想開口的月白,眼中頓時一愣,嘴巴都已經張開,傻眼的看向魏央,不知道此事高如何處理?

  “若是為師與觀音對壘,你會如何選擇?”

  “自然是跟緊師父身旁。”

  “可是在為師看來,那藏托對你似乎還有情誼,而你心中也并非全部放下。”

  “師父,我只能說藏托若是找死,葬身師父之手,我絕對不會有半點的怨念。過去了便是過去了,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雖為道侶,但也未曾行周公之事,并非輕情誼那么深?或許還有那么一點情誼可言,令我也不愿看到,他死在我手而已。”

  “順從你的內心,莫要違背你的良知便可。月白,你雖為我弟子,但為師無法傳你嫡系功法,你有你的道。一年之內,為師會為你擇選適合你的道法,希望你心中莫要疑惑,埋怨師父不授你嫡傳之學,也許那道法比之為師的道法傳承,也是不遜一絲。”

  見到月白眼中流露出悲傷,魏央微微點頭,直接拉起對方起身,緩緩再次開口道。

  “師父,那我是不是又要?”

  月白眼中流露出失望,令魏央莞爾一笑,緩緩開口道:“你的天賦極高,只在我另一位徒兒之下,雖不授你嫡傳所學,不過你依然是我親傳弟子,你若是愿意的話,為師更希望你能伴為師身邊,成為開宗弟子,記住你有這個福緣。”

  魏央說完之后微微一笑,眼中盡是真誠之色,沒有一絲作假的成分,令月白內心感動,猛地點了點頭。

  “走,我們也該出去了。”

  魏央來到瀑布前方縱身一躍,當身子猛然墜落河水之中,便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推送到了岸邊,如同蹦蹦床般的彈力,令魏央內心亦是感嘆,如此的手段真是無比的玄妙。

  兩人重新落在岸邊,夢瑤琴便輕輕上前,手中早已準備好了衣裳,示意魏央換下濕漉漉的衣袍。

  “嗯。”

  直接走到茅廬之中,魏央自然去換了衣裳,而此時月白,卻走到兩女面前,直接跪在地上,緩緩開口道:“月白,見過師母,奶奶讓你擔心了。”

  “哪里的話?你好,便行了,我的苦命的孫女,日后你跟隨小君身邊,也是一份難得的機緣,可千萬要珍惜啊。日后千萬莫要再做傻事,你還有奶奶呢。”

  兩女抱在一起痛哭,夢瑤琴的眼中也是微微泛紅,眼中的淚水,情不自禁的落下,轉身擦拭了淚水之時,也看向魏央自茅廬之中走出。

  “月白,前輩已經壽元將盡,這幾日你便好好陪陪她,也好令她放下心中的牽絆,能夠成功渡劫而去,與你兄長可在地仙界相遇。另外黑煞便在太釋玉隆騰勝天,前輩渡劫成功之后,可與引渡使者說明,去往太釋玉隆騰勝天就是。”

  “小君,君王你們?”

  “嗯,琴兒,你便留在此地,抓緊時間統領月八部,若是他們不愿跟隨,那便釋放他們的自由,拜月教已經成為了過去,莫要以掌門令約束他們了,各人有各人的道,沒有機緣者,便是強行亦是不可為之,我便去收攏藏月山靈脈,不日我們便會啟程。”

  魏央見到夢瑤琴點頭應下,轉身招來紫瞳銀龍,直接駕馭此獸而去,有了月白成為弟子,在月八部之中,夢瑤琴也沒什么危機可言。

  另外有碧玉靈蟾保護,只怕上界的神仙出手,他也絕對有時間趕到此處。而且夢瑤琴更是可以依靠貢獻靈符,直接傳送會仙府之內,也不必令魏央心生擔憂。

  就在魏央悄然離去之時,遠在慈航山脈之中,慧慈也猛然睜開雙眼,只見對方的雙瞳盡是無底的黑暗,全身魔氣縈繞在身,背后豁然出現,一道碩大猙獰的骷髏虛影,足以令人萬分驚恐。

  “師尊,寺內鐘聲長鳴,不知道有何魔頭出世,不知?”

  “等我片刻,我便出關。另外吩咐弟子準備,只怕我慈航齋將迎來大敵。”

  慧慈心中一緊,急忙收起身后的道嬰虛影,沖著殿外的弟子吩咐一句。

  “是,師尊。”

  這弟子眼中流露出一絲迷茫,剛剛似乎殿內涌蕩一股魔氣,她還是有所察覺。不過這弟子低頭思索片刻,內心便認為乃是師尊慧慈,正超度什么魔器而已,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