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284章龍女出世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0 21:53:15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碧波蕩漾,南海之中,一座仙島漂浮海水之上,此時南海龍王正匍匐在紫竹林之外,靜靜等待觀音的召見。

  神龍他自然不敢招惹,混沌神龍那更不是他可以觸怒的主,不過以南海龍王敖欽睚眥必報的性子,讓他放棄報復的打算,還真是有些難度,故此這才暗中尋了觀音。

  之所以找觀音做主,那也是因為天庭此時混亂不堪,自打齊天大圣孫悟空臨頭一棒,使得玉帝的威嚴盡損、顏面盡失,其麾下各方勢力蠢蠢欲動,再有道佛相爭之事,令南海龍王敖欽,心中也是波瀾四起。

  雖然這南海龍王敖欽,乃是荒蕪領域的一方小神,地位尚在值日天官之下。可是這小神也是有等級之分,下界以值日天官最大,其次便是眾山神王風尚,土地王公句龍圖齊名,而下才是水神龍王。

  本來水神龍王應該與二王齊名,卻因為龍王四人,共主天下的水神,使得權利分散,與山、土兩神,亦是不能相提并論,時常成為眾神的笑柄,故此令四海龍王無一臉上有光,其內心早已想取代其他三王,成為管理天下的水神,唯一的水神龍王。

  因水神皆在四海龍王之下,故此一方龍王實力不強,但是要是四龍聯手,那幾乎遍布四大部洲,絕對可以與下界各方勢力一爭。

  不過這四大龍王貌合心不合,已經是眾神周知之事,當初孫悟空奪取那如意金箍棒,勒索東海龍王披掛之事,使得東海龍王頗為無奈,只好禍水外引,從而牽連了其他三位龍王。

  如此一來,令其他三位龍王十分不滿,成為四海龍王正式決裂的導火線。這也是為何敖聞不見待敖拓之故,可見此時四海龍族內斗頗為厲害。

  因落伽山坐落南海之故,使得南海龍王早早與觀音投誠,成為觀音麾下一部,也是必不可少的助力。對此觀音對南海龍族也頗為照拂,使得南海龍王混的不錯,想要征服其他三位龍王,成為這方世界的水神,當然這也有觀音的推波助瀾。

  可惜,其他三位龍王也不傻,東海龍王當即投靠天庭,故此被玉帝視重,其龍族多是天將坐騎,雖然地位在天庭處于下游,但是因為此舉,使得天將多為親近。而天將在天庭的數量極多,對東海龍王也是頗為照拂。

  北海龍王本就是勢力最小,其下龍子龍孫也沒有幾個,不過北海龍王素與紫薇大帝交好,更是率眾支持紫薇大帝,成為鎮壓魔族的主要力量,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各個都是能征善戰之輩,其單體的實力,絕對令其他三部龍族子弟,深深的感到頭疼。

  剩下最后一部的西海龍王,因居于西海之地,與天竺國相鄰,從而依附靈山之下,成為佛道龍眾之一,助增龍眾的實力,令地位頗為尊貴。如此凡界的四部龍眾,不敬祖先神龍,卻各自尋找了靠山,算是徹底的四分五裂。

  當然神龍一族也是人丁稀少,尚需游離天庭之外,去往荒蕪領域奪天材地寶,哪有功夫理會,這些神龍血脈稀薄的凡龍?

  這南海龍王敖欽前來,心中打的什么心思,觀音自然心知肚明,無外乎借助兒死之事,想要求她討個說法。其真實的目的,也是欲要為他的子孫,再謀一處水神之位,也好補充他的實力。

  而如今四海龍王各有其主,觀音也不好像以前那般妄為,一旦侵犯了旁人之利,只怕誰的臉面都是無光。

  這南海龍王敖欽在外,一位龍女緩步走出,見到這龍王哭哭啼啼,心中也是為之嗤鼻,不過謹遵觀音法旨的她,也不敢小視這南海龍王,張口道了一句:“三叔。”

  “呃,是侄女啊?菩薩可是有什么旨意?”

  敖欽一見到龍女出來,心中頓時咯噔一下,知道觀音絕對不會見他,心中難免生寒,臉上盡是黯然之色。

  “嗯,菩薩正在閉關授徒,此時不好中斷,不過菩薩與我而言,已經準你在選一人,依舊為沱水之神。”

  “啊,謝過菩薩。”

  南海龍王敖欽一聽這言,雖然心中有些不滿意,但是能夠不損麾下水神之位,也算是不多的結果了,當即起身拜別觀音便駕云而去。

  可是就在他離去之時,只見龍女駕云直奔北方而去,不僅眉頭一皺,上前攔下龍女道:“侄女這是何往?”

  這龍女乃是東海龍王的女兒,因觸犯了天條,東海龍王敖廣深怕牽連于他。若不是眾位兄弟姐妹說清,只怕已經被親生父親所斬。雖然死罪以免,但是活罪依然難逃,當即被驅逐了東海龍王水晶宮,以免招惹天庭的問罪。

  而后,龍女孤苦伶仃,混混僵僵來到東海之上,正好被觀音收收為了門徒,與善財合稱金童玉女。

  敖欽知道這位侄女,素來與東海龍王敖廣不合,故此對這龍女也頗為親近,時常那些海中的寶物,交好這龍女,也好與通報一些消息。

  “三叔,你可知道這話,不該出口?”

  “呃,是,是,是三叔的錯,那我便不問了?這就去著你侄兒去往沱水。”

  “敖白?不可,三叔最近沱水一帶,可謂是群妖亂世之時,救世明君尚在北方用兵,無暇顧及這沱水一代,便是菩薩門下的道善師弟,亦是被人斬殺,你應該派個實力強悍的族人,也好震懾沱水群魔,建立戰功成就果位。”

  “道善被殺了?”

  “嗯,三叔,侄女與你親近,這才與你提醒一番,你可莫要與他人泄露,唯恐招惹菩薩不快。”

  “是,這般恩情我怎能忘記?侄女我明白。”

  敖欽心中微微冷笑,伸手取出一件玉如意,伸手遞給了龍女手中。見到對方嘴角含笑,伸手暗自收了起來,架著云霧而去,敖欽這才暗自撇嘴,思量著何人去往沱水從職。

  此時,柳樹河之中,魏央已經收起了碧海云舟,身邊跟隨三十七為弟子,一路浩浩蕩蕩南下,倒是遇山進山,遇水進水,各顯其能掠奪不少的靈材、靈礦,以求換取貢獻值,進入靜室之中修煉。

  站在魏央身邊的夢瑤琴,見到這三十七位弟子,恭敬的向他奉出手中的寶貝,對于魏央暗自撇嘴,心中十分不恥的暗道:這家伙真是貪婪,如此修為不足的弟子,都被他當做謀利的苦力,實在是令人感到不恥。

  不過見到人家的弟子,各個都是臉上含笑,似乎這等的貢獻,令他們心中感到分外的高興,夢瑤琴也不好開口打抱不平,只能心中冷笑,對于此舉大是反感。

  對此魏央并沒有開口,對于夢瑤琴心中何意?他自然是心知肚明,那一臉的異樣,帶著一絲嘲諷之色,全都寫在了臉上,魏央又如何不知?

  之所以召喚這些徒弟,自載人仙器而出,便是為了防備與此女獨處,屆時兩人不清不楚,鬧到最后無果,屆時心中徒增無奈而已。

  可是沒想到眾徒出來之后,倒是并不安于平靜,這一路上也算有所收獲,雖然都是些蠅頭小利,但是聊勝于無,魏央對此并沒有拒絕,也算是激勵眾徒謀取貢獻值,也好入得靜室修煉。

  眾徒與魏央再次駐扎休息,卻不知道天空之上,那位龍女正在注視著眾人,眼中神光乍現之后,倒是把眾人根源,看得是清清楚楚,唯獨魏央身上迷霧重重,令她不能查看本體,究竟是人是妖?

  “真是奇怪了?明明他身上有一絲龍族的氣息,可是卻不是我龍族之人,難道又是哪位龍族,與凡人暗結珠胎,誕下的野種么?”

  這龍女本不該出現此地,可是因為善財童子轉生之故,這才令她欲要去往牛魔王之地,想要暗中看望一下師兄善財,路過柳樹河之上正好察覺了,碧海云舟所散發出的神龍氣息,這才一路追查而來,有了剛剛探查之舉。

  豈不知因為魏央,早已召回了碧海云舟,只有一絲的神龍的氣息,也開始慢慢的消散。若是剛剛收取不久,只怕這龍女定會發覺,那神龍氣息便是源自碧海云舟,少不了要打殺了魏央,奪取這龍族之寶。

  可是此時此刻,似有似無的神龍氣息,出現在魏央的身上,再加上根本無法探查魏央的本源之身,令她倒是心中疑惑,對其充滿了好奇之心。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