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207章互撕你敢么?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10 02:20:02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宗法堂前,幾乎是人山人海,第二代弟子紛紛到場不說,外院的弟子也紛紛聚集如此,好事之人雖然心中迷惑,但也猜測出這事,怕與掌門之位所爭大有關聯。

  看著外面亂哄哄一片,魏央眉頭是越來越緊,好在氣離覺得魏央為人不錯,閑聊之際,已經把掌門所爭之事,盡數說予魏央所知。

  聞聽氣離之言,魏央也是暗自苦笑,沒想到回宗的時間,真是太巧了。不說與離火宗開戰,單是這掌門爭主,便是讓他牽連其中,更是連累了師父,實乃作為徒兒的不孝了。

  “氣離,謝謝你,若不是你,只怕師兄們,還真不會與我實言。”

  “呃?估計紫云師叔他們,也是不愿讓你摻和其中,哎,倒是苦了我們這些弟子,也不知道該如何站隊?只能希望師父能有個好的選擇,莫要讓我們牽連其中,落個身死道消,亦或是驅除宗門之果吧。”

  “氣離,你是宗法堂管事對么?”

  “對啊?”

  “那宗法堂是做什么的?”

  “師叔,自然是巡查宗門弟子不軌,約束弟子行惡之所。”

  “那你便要保持一顆公正之心,不要被掌門之爭所累,做好自己便是最好的結果。雖不一定爭權奪位,可落個無愧于心之果,哪怕遠離宗門之后,修行也不會有所牽絆。”

  魏央對于這氣離感官不錯,也介意說些內心的看法,來提點一下氣離,亦或是氣離身后的師父紫鳩。畢竟紫鳩與四師兄紫雷,關系十分的不錯,素以兄弟相稱,肯定不愿互相爭斗。

  “還不謝謝你小師叔的告誡。”

  就在氣離皺眉之際,紫鳩已經從樓上走下,聞聽魏央之言,倒是心中頗為親近,對其印象大好。

  “啊,謝謝小師叔金玉良言,氣離受教了。”

  “哪里的話,還是紫鳩師兄教導的好。”

  魏央起身沖著紫鳩拜禮,臉上帶著敬佩之色,并非是假裝而為,乃是真心實意。在魏陽的記憶中,這位師兄還有幾次提點,這般恩情魏央自然要一力擔之。

  “此番一別,已有一年有余,不想小師弟已經改名魏央?這是何故?”

  “陽,太過剛烈,取央為中之意,另有新生之念。”

  聽聞魏央之言,紫鳩更是微微點頭,對于眼前這位小子,更是高看了一等。回首看了一眼氣離,紫鳩不僅低頭沉思,是不是要把他的徒兒,也放出去歷練一下,或許能如同這魏央,擁有眼下平和之心。

  “紫鳩,可在?”

  就在紫鳩欲要開口之時,門外已經走來一人,魏央回首掃了一眼,見到此人正是嫡系宗峰一脈,也是眼下二代首席弟子紫金。此人修為絕對不低,在他離宗之時,只差一步便可踏足道師。眼下一年多的時間過去,或許已經踏入了道師之列。

  “是,紫金師兄,來……”

  “記名弟子魏央,見過資金師兄。”

  魏央不等紫鳩開口,直接沖著紫金施禮,雖然在氣離的口中,已經得知嫡庶兩脈相爭之事情,不過魏央可不打算,讓人抓住了把柄,拿他不知禮節大做文章。

  見到魏央眼中清澈,這禮節絲毫不差絲毫,紫金也是一愣,難道說這小子剛剛回宗,還不知道嫡庶之爭?還是這小子乃詭詐之徒?

  “小師弟一別近乎兩年,哎,著實令人想念,可曾見過定坤師叔?”

  “未曾,本次回宗乃是帶著家眷而來,還未曾去拜見師父,乃是魏央的不孝,真是不該。”

  一句話,魏央已經說明了此事,倒是令紫金放下心神,看來紫天等人依舊,不愿意讓他摻和此事,故此沒有與他闡明。嗯,這樣看來,自己倒是好忽悠這魏央了。

  “小師弟,的確不該,你不知定坤師叔時時想念,哎,若是你不走的話,定坤師叔會為你爭取,進入祖峰修煉的名額,怕是早已提升為親傳弟子,可惜,真是可惜啊。”

  這話大有誅心的意思了,如此明顯了,就連紫鳩也是皺眉,何況門外那些外門弟子。不少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話語之中大有不滿之意。

  畢竟外門弟子苦苦修煉,就是為了得到一代弟子的看重,從而被收為佳徒,進入祖峰修煉,亦或是登上外五峰修煉,這可比外圍的靈氣強多了。

  而今魏央靠著關系登頂,非是天賦雄厚,足以讓不少人為之嗤鼻,心中更是對于定坤生出了怨念,從而對于定坤感到不滿。

  “哎,魏央天資愚笨,能得師父的看重,收為其下門徒,不敢揣摩師父的心意,做弟子的雖有天賦,亦要時時銘記尊師重道之禮,魏央哪敢有其他妄念?紫金師兄說笑了。”

  這句不冷不熱的話語,頓時讓紫金大為皺眉,可是聽到對方一口一個師兄,看到對方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紫金也是摸不著底。不知道對方是在反駁于他,暗指他溜須拍馬之意,還是真的只是謙虛而已。

  “哦,小師弟之言對極,不過小師弟眼下是何修為?我等二代弟子,皆是有所好奇,不知小師弟可愿解惑?”

  “哪敢,堪堪一名靈徒,倒是不配與諸位師兄同列,小弟也是天賦太差,哪里能與紫金師兄相比,縱觀我宗上下,只怕少有人能與紫金師兄相比,我便不獻丑了。日后定會好好修煉,以紫金師兄為楷模。”

  依舊是一句軟話,可是卻讓紫金心中一冷,眼下他已經明白了,這魏央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眾所周知紫金雖然為二代首席弟子,修為也進步道師之列,可是對比宗門二代弟子兩人,卻實在不可同一而語。

  宗峰一脈,紫玉天資雄厚,天賦極高,雖然與他同脈的師弟,但是早已在十年之前,便踏足了道師之列,比之紫金的修為,那簡直就是天地之別。

  而法峰一脈,紫虎更是在不久之前,已經踏足道師之境,雖然是晚了紫金一步,但是他的年紀,卻不到四十歲。如此驚艷的天賦,直接把紫金甚至紫玉兩人,踩在了腳底下。若不是因為紫虎根基不穩,怕是早已超過二者的修為,大有可能渡劫而去。

  而魏央雖然不知紫虎之事,卻知紫金素來不滿紫玉,這不軟不硬的話,真是戳進了紫金的心窩子,令紫金不敢抓住他的修為不放。

  要知道紫金可是首席弟子,自詡天賦第一,修為第一,若是按照修為來言,那他便要退位讓賢,把這首席弟子拱手讓給兩人了。

  而魏央說完這句,眼中已經現出冷芒,若是對方再敢拿他做文章,那也不怪魏央死皮臉皮,也要保住舞峰的威名,打不了不就是互撕么?在這宗法堂也不會出現動手之舉。

  紫鳩聽見魏央之言,心中也是升起笑意,這般話語旁人絕對是不敢提及,深怕紫金不滿,到時候暗中行卑鄙的手段。而如紫鳩嫡系弟子心知肚明,也不會如此開口去說。畢竟同屬嫡系,對比兩人也與紫金一樣結果,怎會撕開傷疤,往傷口上撒鹽,那兩個怪物能比么?

  而魏央可不同,魏央出自舞峰,與嫡系沒有那般交情,而且還是記名弟子的身份。你紫金過來打臉,我便抽回去罷了,打不了破罐子破摔,成為外門弟子就是,總不能被驅逐宗門福地之外吧?那馭獸宗也不要臉皮了,傳出去肯定會令人恥笑。

  表面來看魏央乃是示弱,可是暗中的意思,已經是在警告紫金,莫要再勾心斗角。若不然咱們兩個,就在此地互撕一下,看看誰的臉皮不好看。

  果真魏央說完這話,紫金眼中光芒閃爍,已經不敢小視這位小師弟,本打算逼迫舞峰除去魏央之名,從而打壓舞峰的威信之舉,卻在此時不好開口。更不敢提及此事,深恐對方犯傻,真的不顧臉皮,來個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損失的還是他的名聲。

  “小師弟,說的不錯,我今日乃是尋紫鳩而來,就不在這里陪你閑聊了。來日方長,小師弟若是修行之中,有什么不懂之處?便可前往宗門尋我,為兄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也不枉小師弟以我為榜。紫鳩可愿與我著殺兩盤?”

  如此大度之舉,令旁人微微點頭,而只有與其對視的魏央,才清楚的看到,對方眼中的仇恨之火,是多么的濃郁了。

  “嗯,師兄稍等,我這便處理完宗法堂之事,咱們便斗上幾盤。”

  “好。”

  一場宗法堂的爭斗,便在紫金與魏央兩人,不到十句話的言語中落幕了,這種結果令所有人十分詫異。聰的的人,沒想到紫金會示弱,也沒想到魏央的反駁,會如此的隱秘,卻又是那般的犀利。愚蠢的人,還疑惑著嫡庶兩脈,難道是和好了么?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