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188章宗門開戰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09 23:31:38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被孫悟空這一口本源之力,所化的云朵裹住魏央眾人,已經不知到了何處?待到云朵緩緩落地,化為虛無之后,魏央直接收起碧海云舟,來不及與眾人解釋,便向東方而去。

  而就在魏央走后不久,五位揭諦其中一位,已經到了此地,掃了四周之后,見到無一絲蹤跡可尋,倒是眉頭一緊,微微搖頭道了一句:“這猴頭,又耍弄我們?哼,若不是佛祖留你有用,我等直接煉化了,混賬至極。”

  這揭諦也是被孫悟空戲耍慣了,收起鉆入地底那絲本源之力,轉身快速向西方而去,心中對于孫悟空大為惱火。想到還有數年的光景,那金蟬子便來此地,眾人也能解脫了,心中按捺怒意,算是壓下惱怒之火。

  此時穿越密林的眾人,直接融入了官路上的一支商隊,這才沒有被那位揭諦所視。夾雜在商隊的眾人,雖不知魏央為何如此急切?卻知道定是與五行山有關。

  直到跟隨商隊走了好遠,魏央這才一擦冷汗,遙望著西方的天邊,心中暗暗道了一句:“好個猴子,真不能小看了你。”

  “師父,我們怎么走?就跟著這支商隊?”寒玲見到魏央臉上變緩,急忙開口問了一句。

  “嗯,此地乃是義城郡西部,只要再走一日,便可進入清化郡之地,屆時去往玉龍山,便可到達我宗。”

  掃了一眼,前方的大路,魏央心中思緒紛紛,按照記憶之中,已經離開宗門近乎一年的時間,這一年來,也不知道師父怎樣?師兄們可好?一年來,這世俗發生的變化,還真是蠻大的了。

  自李淵稱帝之后,便東征西討、北戰南下,而隴右之地向來便是李家的地盤,雖然被薛舉暫時占據,卻在不久之前,便被李家兇猛的反撲,徹底收復了隴右地區。

  因隴右的特殊地理優勢,巴漢諸郡的豪族,也與李家素來交好,故此在李淵稱帝之后,便紛紛率眾投靠了李淵。

  正是因為巴漢等地,不費一兵一卒所得,才使得讓李淵糧食大大的增補,從而使得占領城池,快速的得以平穩下來,也使得軍事不許為口糧發愁,因此李淵對巴漢大為的重視。

  清化郡便是巴漢諸郡之一,此時已經換了巴州之名,對此魏央并不知曉,而就在他出口清化之名,早令商隊把頭眉頭一緊。

  “各位,前方不遠,便是巴州之地,這位小郎君,可是許久未曾歸來?”

  見到魏央等人,并沒有離開商隊,而是依然緊緊跟隨,這把頭童三業心中有些不滿,直接驅馬轉身來到,魏郎等人前方,伸手一阻對方前行,口中帶著疑惑,更多則是問責之意。

  “正是,又改回了巴州?”

  隋朝之前,這清化郡便為巴州,而今李淵剛剛收入麾下,便再一次改回了巴州之名,這翻來覆去的表現,令魏央微微搖頭,臉上依然帶著笑容,溫煦的看向這把頭。

  “哦,家住何方?可有什么來歷?你們可有路引?”

  童三業見到對方如此開口,心中更是一緊,微微把手落在腰刀之上,心中已經暗自埋怨。吾兒真是魯莽,也不問清這些人的底細,若是與唐帝為敵,只怕這城非但是進不了,還要丟了腦袋。

  “嗯?路引?倒是沒有,不過我有宗門玉符,倒是可以證明我的來歷。”

  察覺對方的敵意,魏央也不屑與一個凡人一般見識,畢竟他乃靈徒,不算世俗之人,也不愿與他們產生交集,惹了那世俗的因果纏身。

  “啊,馭獸宗?請靈師恕罪,乃是最近唐朝平定巴漢之地,故此為了安定一地,對于這通關進城之眾,大加仔細尋辨,俗人才有如此顧忌。”

  “嗯,不怪你,我去往西域日久,還真是不知唐國之事,此次回宗,若是打擾爾等,我便自行就是。”

  “不敢,有靈師隨行,乃是我們俗人的福氣,我這就稟明我家主人,主人定會為你們,準備一輛馬車代步。”

  不等魏央勸阻,那童三業急忙遠去,看著這商隊只有三輛馬車,也不知是何人居于其中,魏央倒是微微搖首,不愿承了此番情誼。豈不知這把頭轉身之際,眼中精光閃爍,不知道打著何種主意?

  “走吧,我等修行,能不與人結因,便不要輕易留果。”

  見到寒玲等女一臉好奇,魏央微微搖首,并未等待童三業,直接率領眾人向前步行而去。

  “諸位等等,我家主人親自來見靈師,還請諸位靈師留步。”

  就在魏央等人施展靈氣,欲要快步離去之時,那童三業急忙自后面追來,眼中盡是懇求之色。

  “這,也好。”

  魏央見到對方一臉的祈求,也不好拒絕,倒是站在原地,看向不愿處緩緩而來,那一位雍容華貴的老者,見到魏央微微點頭,道了一句:“靈師可是馭獸宗弟子?”

  “正是,老伯何事?請直接開口言明便可。”

  魏央見到對方眼中,閃過那絲光芒,雖然臉上帶著和煦之意,但顯然沒把馭獸宗放在眼里,此人身份絕對不簡單。

  而且此人身后,雖然只有一人跟隨。不過此人實力根本看不透,便是周天也縱身來到他的身旁,顯然周天也是頗為緊張。

  “好,直爽,果然有仙家的風范,老朽有一事不明,請小郎賜教。”

  “賜教不敢,仙家更談不上,我只是小小的靈徒,在我宗門之中,也是平常的很,對于宗門所知不多,還請郎君莫要為難小子。”

  這一句小子,頓時令老者眉頭一皺,不過隨即便化為和煦之顏,微微點頭開口道:“不為難,老朽只想知道馭獸宗,眼下為何與離火宗開戰?”

  說完這句話,這老者雙目如電,仔細的觀察魏央的表情,見到對方臉上露出疑惑,更多的則是深深的焦急之色,口中已經著急的問了一句:“什么?你說離火宗與我宗開戰?何時之事?”

  “嗯?就在半月之前。”

  “混賬,恕小子真的不知此事,還請郎君莫怪,小子心中著急,不能耽擱,告辭。”

  未等那老者開口,魏央直接揮手招出了,十一只金錢猞猁,沖著眾人道了一句,直接率先跨上一只,直奔東方迅疾而去。

  “智儒,是何級別?”

  就在魏央于眾人離去之時,身后那人向前踏了一步,卻被老者輕輕揮手所阻。

  “皆是中級靈獸,吾王,為何?”

  “哈哈,一個小小的靈師,竟然能夠掌控十一只中級靈獸,你說他的身份會簡單么?”

  “不會,只怕不是馭獸宗精英弟子,也是親傳弟子之列。”

  “小童子。”

  “啊,主人,我在。”

  “你可看清他的名字?”

  “魏陽。”

  “魏陽?嗯?魏陽?李龍駐扎的可是清化郡?”

  “稟,吾王,正是,這魏陽便是魏央?”

  “錯不了,看來只怕離火宗敢挑戰馭獸宗,與李龍也脫不了干系,此次我等奉吾皇之命,乃是欲要平息此事,不能讓李龍或作亂為。哼,這小子,我說他怎么旁出不調,卻去往不起眼的清化郡,看來早有對馭獸宗下手之意啊?哎,考慮欠周啊。”

  “吾王,咱們誰能想到,宇文家還有這樣的一脈,另外最主要的是宇文家的姑娘,會受到吾皇的這般恩寵。而且從未開口求賞的她,竟然會親自說了這侄兒。若是她不開口,只怕李龍還真追尋不到蹤跡,真是因果循環,只怕命中注定啊。”

  “智儒,此事耽擱不得,馭獸宗已經入了吾皇眼中。”

  “吾王,莫要忘了李龍的背后,可是?畏怯天賦不低,咱們是不是稟明圣上?”

  “哼,再有天賦,也只是支脈而已,宗門?能比得過馭獸宗么?智儒啊,你還是看的不透啊?吾皇所謀的是馭獸宗,外力怎會左右吾皇的決定?哼,李龍?希望他能迷途知返,以大局為重,若不然?命虎豹衛顯露真身,急速前往清化郡。那小子,可不是我們眼前這點實力啊。”

  此人微微搖首,直接上了馬車,就在他話音落盡之際,四周本是步行的護衛,紛紛召喚出一只只似虎之獸,身上顯出金色鎖子甲,渾身法力之光乍現。

  那猙獰的頭盔之上,如同猛虎長嘯一般,渾身散發出陣陣殺氣。如此一只勁騎,在這巴漢之中,乃至中土之地,也是大有威名可言。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