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成圣 第174章阿修羅之亂【六】

小說:師道成圣 作者:執筆道春秋 更新時間:2019-12-09 21:42:49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對于這只巨大的飛禽,魏央倒是有些興趣,沒想到這方世界,還真的有翼龍一說。站在天風翼龍寬闊的背上,魏央不僅想起對鯤鵬的描述。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如果在這方世界之中,真的有鯤鵬這樣的生物,那又是何等的模樣?站在其背上,又是何等的快哉?

  就在魏央沉默不語,寒箏與須輪兩人,膽顫心驚的站在后方,小心翼翼的用神交流之時。都畫輕輕的握緊魏央的右手,令沉默之中的魏央得以蘇醒,向他打了一個眼神,示意他不必如此。

  魏央掃了眾人一眼,見到大家的眼中,皆是流露出迷茫之色。對此魏央并沒有開口說話,站在天風翼龍背部,凝視著苦海的美景,腦海之中與小天正在交流。

  “魏央,共計五百阿修羅眾,我已經任命須羅為他們的首領,安置在奴院之中。嗯,眼下須羅已經率領族人,開采木材、石礦,不得不說這些阿修羅部眾,的確比常人快了數倍有余。”

  “切,能不快么?他們可是古神級別的血脈,只不過因為這方世界的束縛,使得他們無法提升實力而已。不過小天,可不能壓榨他們,按照正常的貢獻值計算就是了,哪怕消耗再多的靈氣,再多的靈泉、靈溪,也要給予他們應有的所得。”

  “嗯,放心,這一點我會公正對待,不過這些人好戰,你打算如何處理?”

  “好戰,那便因勢利導。天伯的年歲在那擺著呢,對于我來說,也是絕對的忠誠,不過素來沉穩的性子,可掌控全局,不可為將交戰。而我處事素來以和為貴,也缺少了殺伐果斷的血性。眼下身邊,正缺少如此勇往直前,敢戰敢愛的人物,所以他們可以化作我的利劍,成為我必不可少的助力。”

  “呵,你還知道你那性子啊?跟你在一起,我都覺得你是年過半百的老者,一點激情都沒有了。”

  “你也不是我的女人,要什么激情啊?哈哈,我這叫做成熟,經歷了生死兩世,難道還如同小伙子一般,一言不合便提刀開戰?那估計我們早就死在了,那些敵人的刀劍之下,沒有實力談何一戰?”

  “嗯,說到底都是實力不足啊。”

  “是啊,實力不足,便是連辦成的希望都沒有,我敢向誰挑戰啊?那不是找死么?不過眼下來看,我們擁有的資源已經不少,也可開始快速的提升實力了。對了,最近也要給寒玲她們派發任務了,可不能讓她們每日無事,哼,都開始談情說愛了。”

  “魏央,我看那須輪還是不錯啊?你干嘛要反對?不會是怕女兒大了,不要爹了吧?我看你好像有這種情緒哦?這樣是不對滴。”

  “不對?我倒是不覺得。若是他們真的遇到了,能夠真心相愛之人,我自然不會阻攔她們。可若是遇到花言巧語、另有所謀者,就她們這樣的實力,只怕到時候想要說理,都沒處說理去。要是想不開,絕對沒臉了,只有自食惡果,怕是做下悔恨之事。我魏央的徒兒,就算天賦再低,怎能有如此之果?。”

  “你倒是想的多,快到了,不跟你說了,我也該想想,怎么給她們制定任務了?看看怎樣激起,她們的修煉之心。”

  “嗯。”

  魏央掃了一眼身后兩人,臉上依然沒有一絲笑容,并非是他對須輪印象不好,也并非是因為他對寒箏,懷有如同父輩的寵護之情。

  而是因為寒箏入世不久,人生的歷練還是太少了,不知道該怎么去辨別,心中到底是愛,還是單純的喜歡?而對方到底是不是她想要的男人,還無法做出明確的判斷,這怎能讓他不阻?怎能讓他不愁?

  天風翼龍扶搖而降,雙翅慢慢的揮舞,穩穩的降在龍曲河岸,女王耶菩轉身看向魏央,眼中帶著一絲擔憂之色,欲要啟口卻不知該如何而言?魏央見到對方糾結的表情,也知道她是對族人,懷有擔憂之情。

  “女王,大可不必擔憂,我只與你而言,我手中有載人仙器,他們已經入了那方小世界之中,得以開始修煉。日后,我也會視他們為同族之人,我需要的是助力,而非奴役的仆人。請女王為我保密,也莫要再有任何擔憂了。”

  “真的?”

  “干嗎欺你?望有一日,能夠再會。”魏央拱手一舉,轉身帶著眾人,下了這天風翼龍之背,來到河岸之邊,伸手招出碧海云舟,已經縱身躍入船身,轉身沖著女王輕輕揮手。

  “魏郎,叫我耶菩,你我因為精血之事,已經血脈相連,若是你不嫌棄,可以視我姊妹相待。”

  “保重。”魏央微微點點頭,臉上露出和煦的微笑,令耶菩心中一暖。的確在不知不覺之中,兩人似乎有了親近之感,聽聞對方所言此事,魏央也是認下了這一份親情。雖然知道這是羅睺搞鬼,但是魏央也只能選擇相信,羅睺會為他遮掩此事。

  駕馭碧海云舟,沿著龍曲河漂流而去,耶菩也駕馭風神翼龍,直奔西北方向而歸。而就在此時此刻,水部之中,一處房屋之內,那天魔的虛影微微皺眉,眼中露出一絲疑惑,更多的則是后怕之色。

  對方竟然連魔種都能破除,果真有古神藏在背后,還好沒有對他下手。若不然我天魔本體,只怕也會遭到古神的打殺。

  好在此時的天魔乃是一絲神念,并非擁有實體,若不然一旁的商庭,必定會發現,這天魔的額頭,早已是滾滾的汗珠。不過就算是虛影之象,商庭還是從天魔驚悚的表情,看出一絲不對勁來。

  “我神,那女王估計快回來了?我們是不是該準備一下啊?”

  “嗯?準備什么?等那女王回來,我們直接打上圣殿便是,水部剩余百人,或為魔族,或為魔靈。哼,想來便是古神,也不會庇護一位沾了邊的遠親吧。”

  這話說的連天魔也沒把握,可是箭在弦上,已經是不得不發了。此次泯滅羅睺之事,他可是向魔尊下了保證。若是不能完成如此任務,莫說是他臉上無光,無法居魔道一位,只怕魔尊也不會庇護于他,到時候貶下魔道是小,失去神位才是大事。

  耶菩駕馭風神翼龍,匆匆返回圣殿之中,不等眾人開口說話,耶菩便率四部首,匆匆走進了圣殿的頂樓。

  圣殿頂樓,只有一處圓形寶珠在此,四周皆是空蕩蕩的空間,這乃是此支阿修羅的禁地,常人莫說來此,這怕一生也不會見得一會。便是四部首來到這里,此生也緊緊只有一次,那便是任命部首之初,接受羅睺王的賜福與認可。

  不過五人之中,那位水部新任命的部首,卻好奇的打量四周,與其他四人嚴謹的舉態不同,此人倒是四處掃視,眼中十分的仔細。耶菩雖心有不滿,卻只當此人性子不穩,并沒有出口斥責此人。

  “諸位,已經知道今日的重要,我便不需多說,此時乃是我神能否得困之時,也是我阿修羅部眾,再次崛起之機,故此諸位萬萬不可懈怠,全力向圣玄珠傾盡靈力,以求助我神沖破封印。”

  “就這么簡單?”蘇羅帶著萬分的詫異,疑惑的看向了耶菩。

  “嗯,也不是這么簡單,諸位都是知曉,我神乃是被古佛所封印此地,其中乃是蘊含古佛之力,非古神級別不可抵消破除。而那些古神古佛素來交好,怎會幫助我神脫困?從而得罪了昔日的好友?”

  見到蘇羅開口,其他四人也帶著疑惑之色,耶菩低頭想了想,還是開口為大家解惑。

  遠古之時,神魔之戰后,古神紛紛折損,此戰之后,殘存的古神、佛、魔,皆是隱蔽一方世界,慢慢的恢復本身的實力,才令鴻鈞老祖抓住機會,從何合身于大道。

  自此之后,古神、佛、魔雖有臨世,卻不被大道所容,或在三界之外,或在圣人之地修行,從此之后無法操控大道,也無法知曉曉天、地、人三道之機。

  這樣一來,古佛之力,也不被天、地、人三道認可,沒有了供應的來源,只能存而不散,只需神者施展神力,抵消這凝聚封印之中的神力,便可破除封印救出羅睺王。

  可惜,因為羅睺所帥的部眾,前往下界守護于他,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地位,去往上界修行。同樣經過了億萬年的流逝,已經淪為這方世界的靈師,故此不可能抵消這股神力。

  “而今,那魏央乃是上界神仙轉世,雖不一定是神,卻一定是仙。而經過轉世之時,必有轉生之雷護佑其真魂。這轉生之雷乃是大道之力,雖然不被圣人之下所用,但這股大道之力,會蘊藏轉生者血脈之中,比之神力還要高上一籌,可為是無法不破,無封不除。”

  說到這里,眾人眼中皆是一亮,此時算是明白了,為何那位人族的小子,被他們的神所器重。原來羅睺所謀,便是這轉生之雷的力量,確切的來說,乃是大道之力。

  眾人在心中可惜之余,心中還是疑惑,不知大道之力如何索取?難不成耶菩吸收對方的精血,便能竊取這轉生之雷的力量?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