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韓三千蘇迎夏 第六十五章 這是我的家!

小說:豪婿韓三千蘇迎夏 作者:絕人 更新時間:2019-06-16 21:40:27
推薦閱讀: 元尊武煉巔峰超級怪獸工廠超級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劍尊一世獨尊永夜君王
  “媽,你從哪弄來這些破破爛爛。https://”蘇迎夏一臉埋怨的看著蔣嵐,被她這么一搞,家里就像是收荒的廢品站一樣,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格調。

  “什么破破爛爛,這可都是我花錢買來的。”蔣嵐一聽這話馬上不高興了,精心挑選,而且磨了半天嘴皮子跟老板講價才把這些東西買回來,蘇迎夏竟然說是破爛。

  “住在幾千萬的別墅里,你買一堆幾十塊的東西擺在家里,不是被人笑話嗎?而且哪里好看了,跟廢品站一樣。”蘇迎夏氣得七竅生煙,韓三千為了裝修,肯定花費了不少的精力,但是蔣嵐這么一做,把所有的裝修布局都破壞了。

  “嫌便宜?行啊。”蔣嵐對蘇迎夏伸出了手,說道:“你給我錢,我給你買點好東西回來。”

  “你……”蘇迎夏氣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道:“真是不可理喻。”

  “這是我的家,我精心布置一下都不行嗎?”蔣嵐厚顏無恥的說道。

  蘇迎夏回到一樓的房間里,砰的一聲關上門。

  蔣嵐依舊覺得自己的心血沒有白費,這家里的確是好看了很多,不會顯得空蕩,對韓三千問道:“難道不好看嗎?”

  韓三千一臉苦笑,說道:“你覺得好就好。”

  蔣嵐瞪著韓三千,說道:“別以為這別墅是你買的,你就可以在家里做主,你讓蘇家受辱三年,我們也跟著受委屈,補償我們也是理所當然的。”

  對于蔣嵐的不要臉,韓三千早就習以為常了,她說出這種話,韓三千一點也不意外,反正在她的眼里,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好了好了,你少說幾句吧。”蘇國耀攔著蔣嵐,他雖然厚著臉皮住進別墅,但是讓他再像以前那樣對韓三千頤指氣使,他做不到,畢竟這是韓三千花錢買下的別墅。

  “什么少說兩句,難道不應該嗎?”蔣嵐一把推開蘇國耀,繼續對韓三千說道:“我不知道你哪來的錢,不過你現在把錢全部交出來吧,以后我會每個月多給你一千塊的生活費。”

  韓三千可以忍讓,但不代表蔣嵐有資格蹭鼻子上臉。

  “要住,就老老實實的住下,我給蘇迎夏面子,讓你住在這里,但是不代表你可以控制我。”韓三千冷聲道。

  蔣嵐看著韓三千冰冷的眼神,突然心虛了起來,一句話都不敢說,只能看著韓三千回了房間。

  當韓三千關上門,蔣嵐的表情才變得陰沉起來,對蘇國耀說道:“這韓三千越來越不知好歹,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

  “你……哎。”蘇國耀欲言又止,嘆了口氣。

  回到房間的韓三千看著竟然氣哭的蘇迎夏,臉上冷意更甚,沒有任何人可以讓蘇迎夏哭,哪怕是蔣嵐也沒資格。

  “三千,對不起,我媽太過分了。”蘇迎夏梨花帶雨的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走到蘇迎夏面前,輕撫著頭,聲音溫柔的說道:“別生氣了,跟她計較那么多干什么呢,畢竟是你媽。”

  “可是,可是家里被她搞成這樣,浪費了你精心規劃的裝修。”蘇迎夏說道。

  “把這些東西扔出去不就行了。”韓三千給物業部打了一個電話。

  沒多長時間,物業部就派了幾個人來。

  蔣嵐打開門之后,還莫名其妙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直到那些人開始動她買回來的東西,蔣嵐直接發飆了:“你們干什么,動我們家里的東西干什么?”

  物業部的安保人員個個人高馬大的,蔣嵐只敢叫囂,也不敢上去阻攔,充分說明她是個嘴上強者。

  等到她買回來的所有東西全部搬空之后,韓三千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韓三千,你還不攔著他們,他們這是大白天的搶劫,這可是我花錢買回來的。”蔣嵐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對韓三千說道。

  “他們是我叫來的。”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什么!”蔣嵐一愣,隨即怒發沖冠,質問道:“韓三千,你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買回來的這些東西就直說。”

  “對,我的確看不起。”韓三千冷聲道。

  “你馬上讓他們把我的東西搬回來,不然……”叫你滾這三個字到嘴邊,蔣嵐沒有說出口,因為這個別墅跟她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她哪有資格讓韓三千滾,這可不是她那個破爛小區。

  “從今天開始,你再敢動家里的東西,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韓三千面如冰霜的轉頭看向蘇國耀,繼續說道:“還有你,管好你的女人,記住,這里是我韓三千的家,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動。”

  蔣嵐愣在原地,韓三千的強勢,讓她撒潑的膽量都沒了,這個窩囊廢,什么時候在家里也這么橫了!

  等韓三千又回了房間之后,蔣嵐才直跳腳,對蘇國耀說道:“你看看他,看看他,不就是買了一棟別墅,現在翅膀硬了,連我也不放在眼里了,蘇國耀,你去幫我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這個家是誰做主。”

  “你能不能別無理取鬧了。”蘇國耀無奈的說道。

  “無理取鬧!”蔣嵐走到蘇國耀面前,一拳又一拳的打在蘇國耀身上,可不是打情罵俏那種,而是用上了全力,說道:“你竟然敢說我無理取鬧,難道這件事情是我的錯嗎?我可是他的長輩,他有什么資格這樣跟我說話?”

  “是長輩,你好歹有點長輩的樣子,你看看你,像是個長輩嗎?而且這個家是他的,蔣嵐啊蔣嵐,你為什么會覺得到了今天,還可以騎在他頭上,難道你就沒有看出來,他和以前不一樣了嗎?”蘇國耀說道。

  “有什么不一樣,不還是個窩囊廢。”蔣嵐說道。

  蘇國耀抓著蔣嵐的手,泥菩薩也有火氣,更何況是個活生生的人,而且再讓蔣嵐胡鬧下去,他們遲早會被趕出別墅。

  “是,他是窩囊廢,我也是窩囊廢。但你現在住的地方,是他買的,他要把你趕走,你有什么資格賴在這里?房產證上寫你的名字了嗎?”蘇國耀說道。

  聽到房產證三個字,蔣嵐第一時間想到的并不是這個家由韓三千做主,而是她必須要盡快的讓蘇迎夏的名字出現在房產證上,最好是她一個人的名字,只有這樣,她才不用擔心被韓三千趕走。

  “想趕走老娘,沒門。”蔣嵐冷笑道。

  “我要讓你知道,這個家,只有我蔣嵐說了算。”

  第二天,韓三千把蘇迎夏送去公司之后,去了人力市場。

  這里有很多尋求工作的人,韓三千打算給家里找一個做飯的傭人,雖然張玲花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她畢竟要把張天心帶在身邊,而云頂山別墅區規矩森嚴,萬一張天心跑去了別人家的地盤,必然會引起不少的麻煩,基于這一點,韓三千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

  才進人力市場不久,韓三千就發現人潮涌動朝著一個方向而去,應該是有什么熱鬧看。

  韓三千也是肉體凡胎的世俗人,不免有好奇心,跟上了人流。

  擠進人群,韓三千看到一個略顯蒼老的中年婦女,大概四十來歲,跪在地上,在她身邊站著一個看似穿金戴銀的富貴女人,年紀相仿。

  “大家都來看看,就是她手腳不干凈,在我家里打掃衛生,我幾萬塊的金銀首飾全部沒了,現在保潔公司把責任撇得干干凈凈,她這個窮鬼又賠不起,你們幫我評評理,這樣的公司是不是該倒閉,這樣的員工,是不是該去死。”
內容報錯】【 推薦本書
可以使用回車、← →快捷鍵閱讀
体彩代码